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2011-08-07莿仔埤圳源頭護水行動

這幾年,刺仔埤圳與中科四期園區,國民黨從未死心,近日臺灣農村陣線與林淑芬臉書都有在說這事,故此文重貼。

http://blog.ltn.com.tw/gail2009/2011/08/07/97892
http://blog.ltn.com.tw/gail2009/2011/08/08/97919

https://www.facebook.com/video.php?v=764875250251556
溪州行動代號:1129 立委 林淑芬篇

https://m.facebook.com/taiwanruralfront/photos/a.219137848120648.59455.199235960110837/868805743153852
https://fbcdn-sphotos-a-a.akamaihd.net/hphotos-ak-xpa1/t31.0-8/10734040_868805743153852_5164705906978548131_o.jpg
2014全國浮濫徵收地圖-臺灣農村陣線
------------------------------------------------------------------------
今天去彰化溪洲大庄村莿仔埤圳源頭抗議中科四期搶水。

坐火車抵達田中火車站,雨傘忘了放在車上,懊悔時,看到文魯彬先生,在車站裡四處張望,想說自己是小人物,也就默默步下樓梯搭車去了。等接駁車時,文魯彬先生主動問我是不是搭這輛,就這樣聊上天。

接駁的是大庄村自救會成員,因為塞車,快到目的地時將人放下,十點不到,人越聚越多,至少一千個。

拿旗子、拿招牌、繞水圳一圈、拜天,這樣耗掉一個上午,陽光毒辣無處可躲,只能勉強以毛巾披在脖子上,現場幾乎人人戴帽,圍毛巾。

中午吃的是主辦單位提供的大鍋飯,炒麵、白飯、炒高麗菜、竹筍湯、麵衣炸小魚、四季豆、燉豬肉,沒任何調味料,只加鹽巴,但,就是好吃。那其實是普通到不行的大鍋飯,但味道就是我記憶裡,彰化食物特有的味道。

竹筍湯只有竹筍,但湯特別鮮甜,喝了一大杯。

可能過度勞動,吃得特別多。汗如雨下,自己帶來的水早就喝完了,怕免費的水不夠,買現場的綠茶,以保力龍裝,知道保力龍不好,但流太多汗,灌了三杯七百CC的綠茶。

下午聽音樂會,農村武裝青年、阿達、吳志寧,還有演講。但沒留心去聽,可能近日也太累。看到一位破報的小記者在採訪一位阿嬤,湊過去聽。

阿嬤的右手中指,42歲時被自家碾米的機器皮帶絞入,斷了一截,如今她70歲了。言談間讓我覺得她偉大,她的觀念就是孝順公婆撫養子女,為什麼來這裡?她說為了下一代要守住水圳,其實她的兒女都在臺北上班,親戚也是,言談中透露人口外流的落寞,和非守住水圳守住土地的焦慮。是個一輩子與土地為伍、在這國家裡,真正作為基砥的人物!有兩次我差點想哭,在她身上,我看到一位站在土地上的農婦,是如何地以生命守護土地、守護全家、守護子孫。

稍後她問我破報是份怎樣的報紙,很擔心媒體不寫出來。也正是這樣的小人物的憂慮,更增添了我對主流媒體的厭惡。

之後我獨自離開帳棚去拍攝水圳,又遇到一位嚼檳榔的先生,51歲,在田中工作,收入很低,兩根手指頭曾被工廠機器截斷。在他身上,我看到了鄉下地區在中央政府的資源分配下如何被對待,以及做為一位鄉下人的覺悟。

水圳的水很澎湃,說是濁水溪,卻不是土黃色,而是灰泥色。拍完,遇到一位學生穿著「農村出代誌」的紅色汗衫,問她:這條埤圳,是我們來抗議才供水供得那麼澎湃嗎?幾天前有水嗎?那學生說:因為近日六輕爆炸,很多工廠維修,不需要那麼多水了,所以這條埤俊才有澎湃的水。

聽完大笑!這國家有時誇張到不行~~

這條清朝乾隆時期開鑿的莿仔埤圳,站在上頭,看著澎湃滾滾泥水,嘩啦啦浪潮洶湧驚心動魄,兩旁稻田青翠而蔓延到天邊,往源頭處看見綿延山巒,過去就是南投集集,朝陽照耀它時的順汨,夕陽照耀它時的金黃,波光鱗鱗催趕著前進,喜悅和哀愁同時湧上心頭。

堤防上一排高壓電塔,當地人忿忿地說,這是要提供給六輕的。

買了義賣的一小包濁水溪米、一顆南瓜、三條茄子、一顆芭樂,170元,給200元說不用找了,又送我兩顆芭樂。

那位阿嬤也說:妳有沒有看到四處都是芭樂園?因為這幾年景氣不好,年輕人返回故鄉種芭樂,本來想說芭樂價錢較好,但卻突然芭樂供過於求導致得賤賣,而種芭樂成本很高。

我問她政府沒有介入嗎?知道現在很多產銷班跟超市合作嗎?她知道。我問她農會有沒有虧待她們?馬政府調高稻米收購價知道嗎?她說:馬政府宣佈調高時農民拚命割稻,割下來後馬政府又宣佈調降,農民根本沒賺,只能賣800,後來有人去抗議才調高到900。而農會,不給優惠,因為她們沒登記。我問,你們難道不是領政府的土地耕作嗎?她說:當然領政府的土地,只不過她家農地位於溪埔地。

僅僅因為這個原因,農會不給優惠,她只能轉賣黑市。

我跟她和那位記者說:土地正義同時也是勞資正義,當都市勞工退無可退之時,同時也是勞資關係失衡的時候,更別妄想政客會站在哪一邊!

回程,田中副站長熱心地幫我找回雨傘,在此再度謝謝他,那支雨傘199元。

明天再上傳今日拍的圖片。

Gail
下午 10:59 2011/8/7

那位先生,獨身,月薪只有一萬出頭,因為領殘障手冊稍稍勉強可自給自足。在田中的工廠工作。

昨日看到一則跑馬燈新聞:北市非自願失業者的子女教育有補助。臺北市是全國失業率最低的地方,轉換工作也最容易,即使一時失業,半年內也可領失業補助,工作機會也多,比別的縣市還快找得到新工作。如今又有補助,反觀鄉下呢?

因為臺北市特殊的省籍結構,中央政府給予臺北的資源太多,最顯著的是健保,在法院催促下臺北還了健保局300億高雄還了76億,但隨即統籌分配款臺北多增加300億高雄卻沒有。

昨日看到那位先生,想到這些。

那位先生雖然在工廠工作,但卻知道工業對農業不好,積極參與地方抗議。

水搶給六輕,電塔蓋在田邊,空氣污染地層下陷彰雲承受,然後這些有錢人住在臺北市收入最高的社區裡,考慮的是子女國中畢業就送出國,衣著光鮮,消費驚人,言語間透露對鄉下人的蔑視。

昨日皮膚曬紅、曬乾,彷彿連稻梗邊曬焦的野草味都帶了回來,曬到脖子紅腫發痛,要回復大概一星期。然而那些阿公阿嬤,那腳是全部長繭的,那手是粗糙肥胖的,彷彿是泥土捏塑出來那樣,捏得不好而歪七扭八,但我寧願與他們交談而不是臺北人。

我不喜歡近日媒體炒作老農津貼的問題,因為問題在產銷,有知識的年輕農夫尚且知道要成立產銷班,超市需求多少才生產多少。老農卻只能獨自種植,價格任憑大盤商剝削!昨天那位阿嬤的話語令我心驚,不但政府完全放任她們這樣的老農自生自滅,農會還刁難她們。

自生自滅尚且能找出一條生路,然而,政府卻連老天給她們的生路也要斷絕!從源頭搶水、逐步封工業用井、農業用井,非把人逼上絕路成就這官商聯合的高科技共榮圈嗎!?

一旦如此,那位嚼檳榔的先生連一個月一萬的收入也不可得,而阿嬤,置身何處?像吳晟詩裡所寫,只能領取卑微的老農津貼,再也無田可耕嗎?

回程經過田中工業區--稻田中間也有工業區,看臺灣的工業區有多浮濫!又經過八堡埤圳灌溉區域的農田,然而,那田卻抽地下水,嘩啦拉注入田裡。同源圳、八堡圳灌溉北彰化,莿仔埤圳灌溉南彰化,而依據彰化農田水利會100年二期稻作輪灌公告,八堡圳供二停七,同源圳供三停七,莿仔埤圳才是媒體印象裡供四停六。但在稻作生長期,農田每天都要注滿淹過秧苗的水。

溪州鄉呈現長條形,大庄村位於內陸,旁邊是二水,再過去是南投集集,所以一路看到綿延山巒,而溪洲鄉公所位於靠海的那一側。若源頭的農田都是如此,廣大的溪州鄉、二林鎮、芳苑、大城的農業用水以及地層下陷程度,可以想像。

昨天水利會還反駁,說目前濁水溪63%的水流向大海,所以中科四期汲水工程對農田無影響。

他們是這樣當官!國家的資源分配長年是如此!

Gail
上午 08:33 2011/8/8


上午的莿仔埤圳。


遠處是堤防。










人是繞著莿仔埤圳調節水的水池走的,四面八方,少說有1000人。



灰泥色的水,力道、聲音皆很大,驚心動魄。


稻田旁的灌溉溝渠,據說,我們來抗議這天這溝渠才有水流……


旁邊種芭蕉葉,大部分的葉子因缺水、灼熱而枯乾焦黃。




芭蕉葉旁溝邊的田畦,若不缺水,為何放任其休耕、龜裂?


遠處一排高壓電塔一路供給六輕,在堤防上。


往下流的莿仔埤圳,黃昏時溫柔婉約。


老農巡視稻田,近處一畦芭蕉葉旁,田地休耕龜裂;中間這畦幼苗剛冒出頭;遠處才是青翠稻田。

2014年11月2日 星期日

門神們

一、十月九號外交部致電衛服部的公文說大幸福的油都不能吃,是重要公文。衛服部既然要責成屏東彰化地方衛生局查廠、查公司,給的資料一樣,為何時間不一樣?保密等級不一樣?

二、不管有沒有保密,查廠之前若先告知業者,說這叫習慣,那衛生局與包庇無異。

三、也是同一份公文,十月九號,衛服部早知道大幸福的油全部有問題,卻只查頂新豬油,不查牛油,後來牛油在壓力下被爆出問題,仍只查牛油不查棕櫚油、椰子油,延遲三週才公佈棕櫚油、椰子油受害廠商名單。查完豬油後突然轉向查南僑棕櫚油,圍魏救趙,黑羊白羊同罪,若這不叫包庇什麼叫包庇!

四、外交部給衛服部的公文顯見代誌大條了,衛服部還扯謊越南尚未回覆!外交部也跟著裝傻!這種跨部會間的大事行政院長、總統不可能不知道。衛服部敢隱匿三週,若非高層授意,無差別毒害社會大眾,罪刑可嚴重了,顯見馬英九是頂新門神。

五、三十日五處地檢署同時起訴魏應充,下午三點半開接押庭,彰檢在法庭上爆出味全總部有衛服部公文,三十一日清早四大報頭版刊出,卻仍不知哪處檢察官爆出更不知公文內容為何,自由只寫「檢座、衛福部的機密公文」,三十日當晚黨鞭費鴻泰卻迅速掌握情資是屏東洩密,三十一日一早九點開記者會。

若非三十日傍晚彰檢在法庭上爆料,三十一日一早各家媒體積極追查源頭,三十一日晚上食藥署會「被動地」承認頂新椰子油為飼料油並公佈受害廠商名單嗎?會承認那份外交部公文的存在嗎?顯見衛服部從頭到尾要硬吞下這份公文。更證實了馬英九是門神!


六、屏東地方瀆職,中央官員能以行政作業疏失一語帶過?怕是末稍神經麻痺,中央這頭顱則腦殘。在此之際,三星期以來不斷有人呼籲特偵組主動介入頂新噁油案,然而彰檢的辦案效率與能力一再受到社會鼓掌肯定,屢創傑作。一般檢察官也可以辦高官或總統,不需專責機構。請讓檢察官回歸地方、回歸人民!法律回歸它的單純,廢掉疊床架屋、素行不良的特偵組!

頂新是彰化之恥,請讓彰化地檢署獨立偵辦!

Gail
2014/11/2 下午 04:16

新聞資料:

http://www.epochtimes.com.tw/n107459/%E5%85%AC%E6%96%87%E5%A4%96%E6%B4%A9---%E8%A1%9B%E7%A6%8F%E9%83%A8-%E8%BD%89%E7%99%BC%E5%BD%B0%E5%B1%8F%E6%94%BF%E5%BA%9C-%E8%B2%BB%E9%B4%BB%E6%B3%B0-%E5%B1%8F%E5%85%AC%E5%AE%B6%E6%A9%9F%E9%97%9C%E6%B5%81%E5%87%BA.html
公文外洩? 衛福部:轉發彰屏政府 費鴻泰:屏公家機關流出
2014年11月01日
國民黨政策會代理執行長費鴻泰三十一日上午表示,他從三十日晚間開始查證,機密公文不是來自於衛福部,而是來自屏東的公家機關!

http://www.chc.moj.gov.tw/ct.asp?xItem=363761&ctNode=5580&mp=016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新聞稿
發稿日期:103年 10 月30日
本署偵辦頂新製油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等人涉嫌違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等罪嫌、該公司負責人魏應充另涉嫌違反商業會計法等案件,均經偵查終結,同時於今日提起公訴。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826228
頂新有政府機密公文 疑衛福部有門神
2014-10-31
http://www.peoplenews.tw/news/be387c1d-10dc-4b09-94ca-c1cedb2ba078
味全神通廣大有機密公文 蔣丙煌:非衛福部流出
民報編輯部 2014-10-31 11:48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146010
未爆彈成真 食藥署:統一椰子油應為飼料油
自由2014-10-31 23:38
《聯合報》報導,下午衛福部召開的記者會並未提到此事,但晚間食品藥物管理署代署長姜郁美指出,統一的椰子油應是飼料油。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826489/print
統一等8大廠 還有未爆彈?
自由2014-11-01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41101/498539/%E7%B6%A0%E5%A7%94%E6%8C%87%E5%8C%85%E5%BA%87%E3%80%80%E9%A3%9F%E8%97%A5%E7%BD%B2%EF%BC%9A%E8%B6%8A%E5%8D%97%E6%94%BF%E5%BA%9C%E4%B8%80%E7%9B%B4%E6%9C%AA%E5%9B%9E%E8%A6%86
明明全是飼料油 食藥署竟認「只講豬油」
2014年11月01日14:15
對此食藥署代理署長姜郁美今回應,當初是請外館向越南查證,大幸福輸台的豬油是否可食用,10月9日越南工商部回函是指大幸福外銷脂油類產品均非供食用,屬飼料油,當時據此認定頂新豬油有問題;10月10日地方衛生局實際到頂新查廠,發現頂新還向大幸福進口牛油和椰子油,隔天就再請外交單位詢問大幸福的牛油,椰子油是否可食用,因越南政府一直未回覆,該署還曾四度去文,最好只好在10月22日要求頂新牛油預防性下架。至於越南官方的正式公文,指大幸福牛油不可吃,則是周一才拿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