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5日 星期日

劉曉波:自由國家在二十世紀的四大失誤(之四)

http://liuxiaobo.net/archives/4911
20060200-劉曉波:自由國家在二十世紀的四大失誤(之四)
Posted on 2006/02/01   

第四大錯誤:六、七十年代迷失於「毛澤東熱」

當毛澤東成為中國的絕對獨裁者之後,一個東方大國再次進入西方的視野。但西方左派並沒有從當年的「斯大林熱」中汲取教訓,而是在斯大林死後把這種熱情轉移到毛澤東身上。而斯大林正是毛澤東的導師:——十月革命後,布爾什維克政權大規模鎮壓反革命、白匪、資本家、地主富農、宗教人士和知識分子;毛澤東奪權後大搞「土改」、「鎮反」、「三五反」、「知識分子改造」和「工商業資本主義改造」等運動,數百萬人因此遭殃。

——斯大林為了完成「偉大的轉折」,用強制性的農業集體化來推動以軍事工業為主的工業化,在餓莩遍地的時期仍然大量向西方出口糧食,造成了餓死七百萬人的大饑荒;毛澤東為了「趕超英美」,同樣用農業集體化(人民公社)及「大躍進」來實現以軍事工業為主的工業化,毛也在大饑荒時期堅持向蘇聯出口糧食和農產品,原子彈升空的代價,是餓死四千萬人的大饑荒。

——斯大林為了鞏固其絕對極權,從上世紀20年代末到他去世,不間斷地大搞黨內外的大清洗,在肉體上消滅一切「敵人」,在30年代達到最高潮:從黨內元老到黨外知識分子,從政治局委員到普通的集體農莊農民的「敵人」,死於斯大林大清洗的人數,最保守的估計也有二千萬左右;毛澤東為確立其絕對權力,也是從掌權開始直到去世都在大搞「階級滅絕」,從「粉碎高饒反黨集團」到「反胡風運動」,從「反右」到「反彭德懷」,從「四清」、「肅反」到「文革」,毛澤東從肉體上消滅的「敵人」,至少有三、四千萬人。

——斯大林終身操控「造神運動」,不僅在全蘇聯且在整個共產世界製造個人崇拜,意在把自己塑造成整個人類的救主兼先知,不僅是政治上的偉大領袖,而且是思想上的偉大導師,通過共產國際來扮演世界革命的領袖;毛澤東製造個人崇拜的路數與斯大林完全一樣,也是要充當偉大領袖兼偉大導師,充當全世界人民的「紅太陽」和「大救星」,文革時期的造神狂潮可謂人類歷史之最!斯大林死後,一心要爭當共產世界領袖的毛澤東,利令智昏地與蘇共決裂,但決裂帶來的是他在爭奪共產世界領袖地位上失敗,最後的跟班只剩下一個小小的阿爾巴尼亞。於是,毛為了滿足自己的世界領袖慾,又製造出「第三世界」理論,自封為「第三世界」的領袖,以抗衡極權世界領袖蘇聯和自由世界領袖美國,也以此來彌補他在共產世界的失敗。

——毛澤東的殘暴還有遠遠超過斯大林的獨創之處。斯大林主要採取「肉體暴政」的方式來消滅「敵人」,即便是對政治對手的人格羞辱和精神虐待,也要走走法律審判的形式,比如,在大清洗時期,斯大林操縱多次對布哈林等政敵大審判。而毛澤東向來「無法無天」,幾乎從來不會把他的政敵送上法庭,而是在「肉體暴政」之外又發明了大搞群眾運動和思想改造的「精神暴政」。他所發動的每一次大規模「階級滅絕」運動,都伴以「全黨共討之,全民共誅之」的全國性群眾運動,文革時期更有所謂「群眾專政」,為的是在人格上羞辱人,在尊嚴上摧毀人,使之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變成遺臭萬年的行尸走肉,可謂「黑出於黑而勝於黑」。著名劇作家曹禺在述憶文革的遭遇時說:「他們逼著你招供,供了以後不但別人相信,甚至連你自己也相信,覺得自己是大壞蛋,不能生存於這個世界,造成自卑感,覺得自己犯了大錯,不要寫戲了,情願去掃掃街。這種自暴自棄的思想就產生了。這種思想上的折磨比打死人還厲害。」

兩大暴君最為一致的地方在於:相對於他們無限膨脹的權力慾和無限濫用權力的滿足感而言,幾十萬人、幾百萬人、幾千萬人的生命並不構成道德問題;他們的權力恐懼達到草木皆兵的病態程度,但他們從來不怕殺人和死人;因為人民只是兩大暴君實現權力野心的工具而已。

同時,兩大暴君又特別擅於偽裝自己,為了塑造各自的國際領袖形象,他們可以在西方名流面前表現出平易、直率、幽默、甚至謙恭的一面。看看西方左派名流們記述中的斯大林和毛澤東,很少能找到負面的描述。

當時的法國名流,從政治家戴高樂到著名知識分子薩特等人,都對毛主義中國抱有或功利或浪漫的期望。在某種意義上,戴高樂是拿破崙式法蘭西沙文主義的繼承人,雖然法國的實力不逮,但他仍然千方百計地來表達法蘭西的傲慢。在東西方冷戰處於最嚴峻的六十年代,僅僅出於嫉恨美國在西方的領袖地位,戴高樂既沒有顧及西方聯盟的大局,也沒有知恩圖報的起碼謙卑,而是基於法蘭西式的傲慢來顯示自身的獨立性,同美國較勁,同英國強辯。1966年,戴高樂正式向美國宣戰:一面宣佈法國退出北約軍事一體化機構並將北約總部趕出巴黎,一面提出對共產陣營的「緩和、諒解和合作」三原則,戴高樂正式訪問蘇聯,蘇聯輿論自然興奮,西方輿論則視之為西方聯盟的「窩裡反」。接著,他在1968年與毛澤東政權建立友好關係。

最早讚美毛澤東中國的法國名流,當然少不了薩特和他的情人西蒙。德。波伏娃。1955年9月至11月,薩特和波伏娃應邀訪問中國,受到中共領導人的熱情接待,在中國足足遊覽45天;10月1日,他倆還作為貴賓登上天安門城樓觀看國慶大典。當天晚上,薩特與波伏娃又被請上天安門,與茅盾夫婦同桌觀看焰火。受到如此優待的兩個法國名流,自然對毛澤東的中國大加讚美。

在後來回憶中,波伏娃這樣描述毛澤東:「毛澤東就站在他的畫像下。他像平常一樣,身著灰中帶綠的上裝,戴著一頂帽子,這頂帽子他不時取下,向歡呼的人群揮舞。」「毛澤東也是一樣地問候每桌的朋友,他信步從容。中國領導人最迷人之處,就是他們毫不做作。」她又這樣描述天安們廣場上的人群:「在這些臉龐上,你看不到奴性,在他們眼裡,你也看不到空洞的注視,你看到的是情感。」

雖然同為哲學家,但薩特對中國的讚美,還是不同與女人的感性描述,而很有存在主義哲學的味道。1955年11月2日,《人民日報》發表了薩特的文章《我對新中國的觀感》。薩特說:「在中國,社會主義是一個生死存亡的問題……中國必須或者滅亡,或者走向社會主義;它必須或者滅亡,或者變成一個非常強大的國家。然而,只要看一看你們歡樂的青年和兒童,就會理解這個國家一定不會滅亡。」「人們在巴黎讀了你們的書籍,看了你們的報告,也還是可以想像的。可要真正掌握這個偉大性的尺度,那卻非得要親自來你們這裡……在同一天,看到了鞍山的高爐和附近土墻茅舍的鄉村,農民們有的還在徒手耕作。每一天,每看一眼,必定要同時看到古老的中國和未來的中國,才能夠懂得你們當前的情況正是這個了不起的和生動的矛盾所構成的。」「這個偉大的國家正不斷地在轉變。當我到達這裡的時候,我那些從中國回到法國的朋友所講的情況已經不再完全正確。」

回國後,薩特又在《法國觀察家》週刊上發表了《我所看到的中國》一文,盛讚中國是一個秩序井然的國家。波伏娃依靠45天的觀感和收集到的資料,寫出長達500餘頁大書《長征》,詳細介紹了中國的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該書在西方出版後,引起了極大反響,對當時西方世界瞭解新中國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讓人想起埃德加。斯諾的《西行漫記》。

毛澤東發動文革,喊出「造反有理」的口號,更變成西方的左派知識分子和一代激進青年的模仿對象。當中國的紅衛兵運動如火如荼之時,「學生造反運動」也在風靡西方。說來也巧,在中國文革高潮的1968年,法國也發生了震驚世界的「五月風暴」,薩特旗幟鮮明地支持1968年法國學生運動,如同毛澤東旗幟鮮明地支持紅衛兵運動一樣。薩特喜歡學生提出「把禁止禁止掉」的口號,他還煽動說:「暴力是遺留在學生手中的唯一的東西,……在我們西方國家,學生代表了反對既定統治的唯一力量。」與此同時,美國的「校園反戰運動」也貫穿六、七十年代。

其實,薩特不僅讚美毛澤東的中國,也同樣讚美斯大林的蘇聯和卡斯特羅的古巴。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薩特和西蒙波娃也作為貴客訪問過蘇聯,回國後公然宣稱:「蘇聯公民能比我們更充分、更有效地批評政府」,「在蘇聯有絕對的批評自由」,「蘇聯人民不是不可以自由出國旅行,而是他們不願意離開自己美麗的國家。」他也曾作為古巴政府的座上賓,和卡斯特羅並肩而立,接受民眾的歡呼。他說極權古巴「是一種直接的民主制」。

眾所周知,上世紀六十年代中蘇決裂之後,毛主義代替三十年代的斯大林主義,變成了西方左派的新偶像,特別是在西方共產黨最有勢力的法國,中蘇分裂也導致法共內部的分裂,一部分反對蘇共的法國左派退出法共,另行成立了兩個以毛澤東為偶像的左派組織「無產階級左派」(GP)和「共產主義青年同盟」(UJC),這兩個狂熱崇拜毛澤東及其文革的極左組織,把毛澤東視為他們的精神領袖,毛的「造反論」被無條件地接受,兩大組織對鼓動起1968年「紅五月」學潮功不可沒。

法國毛派的口號是「反對任何等級制度」、「實現絕對平等」和「革命萬歲」等,他們不看重理論而著眼於行動,把毛澤東的《實踐論》奉為「聖經」。他們對革命實踐的評價標準有三條:1,不合法性,即專門與現存秩序對抗;2,創造性,即每一次反抗行動必須超越常規;3,肉體接觸性,即如果鬥爭需要就選擇暴力自衛。所以,毛派發動的一系列運動大都導致程度不同的暴力衝突,甚至導致命案。為了吸引工人階級擁護毛主義,他們分裂法國工會,煽動工人加入「日常生活運動」,為更公平的面包和黃油而鬥爭;他們反對地鐵票漲價,乘車拒買地鐵票且不承認警察的執法權力;他們鼓勵貧民窟的窮人進行抗租、抵制收回住房和強佔空閒房屋的運動;他們因反對工人食堂的肉價上漲而與法國工會發生暴力衝突,因反對等級工資制而與廠方、工會發生衝突,最終導致一個毛派分子死於「星期五槍殺事件」。為了報復,毛派對工廠官員進行非法的秘密扣押。毛派還關心移民的悲慘處境,成立了「越南根據地委員會」,引導移民們與警方之間發生一系列暴力衝突,一度佔領過越南駐巴黎大使館,升起了「民族解放陣線」的旗子。在毛派活動最多的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他們甚至煽動科西嘉的民族主義,發起兩次具有分離主義訴求的夏季運動。激進農民把他們的糧食運進城市,傾倒在大街上,在馬路上設置障礙,佔領加工廠,甚至在1969年把正在訪問的農業部長拘押起來,後經警方解救才被釋放。

另一法國的明星思想家福柯,也曾是「毛派」支持者,福柯還一度與毛派攜手發起「人民司法」運動,與毛派領袖皮埃爾。維克多共同完成《造反有理》一書。1974年春,一批法國左派知識分子來到中國,他們都是左派雜誌《泰凱爾》的成員,包括羅蘭。巴特,朱麗葉。克里斯特娃,菲利普。索萊爾等人,這些人大都是1968年「5月風暴」運動的支持者。他們先後去過北京、上海、洛陽、南京、西安,為的是考察中國文革的進展情況。

所以,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政治上的越戰失敗和經濟上的石油危機,使西方經濟普遍地陷於蕭條,「自由無法戰勝極權」的悲觀情緒瀰漫西方。毛澤東發出「東風壓倒西風」的豪邁預測,前蘇聯極權者們也揚言很快就將超越並埋葬美國。

問題是,西方左派知識分子對於毛思想的熱衷,乃基於對反體制力量的渴求和法國式的革命浪漫主義,而時空的錯位又必然導致西方左派在理論與實踐的雙重荒謬,正如當下的中國「新左派」從西方的後現代汲取反全球化和自由市場的資源一樣。毛派認為:一切取決於人民而非官僚機構或其它特定團體,要求弭平一切階級差異而建立真正的平等式民主。福柯參與的獄政改革,就激進地主張無政府主義,要求廢除所有的警察機構及法院,而改由人民來決定誰為社會公敵,並由人民來進行公審及處罰。他甚至極端地說:對待人民司法的最好辦法,就是打開一切監獄的大門和關閉一切法庭的大門。然而,誰能保證「人民法庭的審判」不重蹈昔日的多數暴政——古希臘公民大會處死蘇格拉底,法國大革命的斷頭臺先是處死國王和貴族,接著處死大革命的多位領導者!

無論是以毛澤東在中國的威望之高而論,還是以當時的極權統治之嚴厲和洗腦之徹底,在毛澤東還活著的時候發生大規模的自發反毛運動,在當時的中國幾乎是不可思議的。但是,在1976年的清明節,在中國政治中心的中心天安門廣場上,卻發生大規模的群體抗議運動——「四五運動」。運動的矛頭直接指向毛澤東及其「四人幫」。這說明,經歷了一系列殘酷政治運動和餓死幾千萬人的大人禍、特別是經歷了十年文革大迫害的中國人,內心的不滿已經達到了忍無可忍的臨界點,所以才會借悼念周恩來的名義爆發。

緊接著的9月份,毛澤東終於抗拒不了自然規律,因病醫治無效死亡。這對於在極端殘酷的個人極權下生活了二十七年的中國人來說,的確是老天賜予的解放時刻!

然而,對於毛澤東之死,國際組織的頭面人物和西方各國的政要的反應卻與中國人的感受大相庭徑,從聯合國秘書長、歐共體主席到美國總統,不提鎮反、三五反、反胡風、反右、大躍進和文革,甚至無一人提起慘死毛澤東時代的幾千萬中國人的生命了,而是紛紛高調讚美毛澤東的偉大。

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瓦爾德海姆在聯合國全體大會上作專門發言說:「毛主席是一位偉大的政治思想家、哲學家和詩人」,「差不多半個世紀以來,他的影響遍及整個世界」,「他實現自己理想的勇氣和決心將繼續鼓勵今後的世世代代」。在聯大開幕式上,聯合國大會主席說:「最近,世界上失去了我們時代最英雄的人物」。安理會主席在9月10日的悼詞中說:毛主席「改變了世界歷史的進程」。聯合國教科文執行局書記說:「毛主席是不僅為自己的人民而且為全世界人民向未來打開了門窗的世界性人物」。

歐洲共同體主席奧托利在唁電稱毛澤東「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人物之一」,「也極為深刻地影響了世界的進程」。

法國總統德斯坦的聲明說:「由於毛澤東的去世,人類思想的一座燈塔熄滅了」;社會黨領袖、後任總統密特朗說:「我認為毋庸描述,毛澤東是過去25年中世界上居支配地位的人物」。

英國首相卡拉漢在聲明中說:「中國今天在世界上的地位就是他的無以倫比的紀念」。保守黨領袖、前首相希思說:「歷史將說,從他的人格和成就而言,他是現代最卓絕的人物之一」。

德國總理施密特的唁電說:「毛澤東主席是世界歷史發展的創造者之一」;基督教民主聯盟領導人、後任總理科爾說:「毛是一位歷史性人物,而且對本世紀意識形態領域有相當大的影響」,社會民主黨主席勃蘭特說:「對一部分人來說他是希望,對於另一部分人來說他是思想上、政治上永久的挑戰,兩種情況都將繼續存在」。

比利時首相廷德曼斯說:「甚至成為大家都不得不予重視的超級大國的領袖而感到自豪」。

荷蘭首相登厄伊爾的唁電說:「歷史將稱頌他為當代最傑出的人物之一」。

盧森堡大公讓的唁電中說:「毛主席的去世失去了一位人類偉大的思想家」。

瑞士聯邦主席格內吉的唁電中說:「他是一位舉世無雙的人物」。

瑞典首相帕爾梅說:「毛澤東的作用不僅限於中國。他關於改造我們生存條件的人的意志力量的思想對全世界都將產生了影響」。

挪威首相努爾德利聲明說:「他在國際政治舞臺上獲得主導地位」。

丹麥首相耶恩斯的唁電說:「毛澤東的逝世也使世界失去本世紀最偉大和最重要的政治家之一」,其外交大臣在追悼大會講話中說:「毛主席是世界歷史上成就最大的領導人之一」。

意大利總統利昂納的唁電說:「他在世界人民的歷史上留有最深刻的印象」,社會黨主席南尼說:「毛主席的逝世震動了整個人類」。

希臘總理卡拉曼利斯說:「毛主席也改變了世界上力量對比。現在還難以預言,他的行動對人類的未來將產生的後果」。

西班牙國王卡洛斯說:「由於他的去世失去了本世紀一位最傑出的人物。」

葡萄牙總理蘇亞雷斯說:「他無愧於全世界的信仰」。

美國總統福特當天的唁電說:「在任何時代成為歷史偉人的是很少的,毛主席是其中的一位」。「他的著作給人類文化留下了深刻的印記」。福特又發表聲明說:「他對歷史的影響將遠遠超出中國的國界」。國務卿基辛格說:「毛主席是改變世界事態進程的一位歷史人物」。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的聲明說:「我認為毛澤東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領袖之一」。

日本首相三木武夫說:「毛主席作為世界的大政治家在歷史上留下了巨大的業績」,付首相、後來的首相福田糾夫說:「無論做多麼高的評價,都是不過份的」。大藏相、後來的首相大平正芳說:「毛主席是一位胸懷寬廣如海洋的大人物,對今後的中國人以及世界產生的巨大影響,坦率地講是難以估量的」。

新西蘭總督布倫德爾的唁電中說:「現在和未來世世代代的人將肯定在漫長的人類歷史上給毛主席以特殊和傑出的地位」。總理馬爾登的唁電中說:「在中國乃至世界留下了牢固的記憶」。

澳大利亞總理弗雷澤在議會發表講話說:「毛主席是對世界歷史進程產生了重大影響的為數不多的幾個人之一」。工黨領袖尤倫說:「他的思想決定今後所有人類社會形式的指南」。

……

在這些絢爛的讚歌中,奴役人的毛式極權主義被偉大思想家的吹捧所淹沒,對內階級滅絕和對外輸出暴力革命造成史無前例的血腥災難被「世界性偉大人物」的頌歌所洗刷。中國人高呼「最偉大」是被迫洗腦的矇昧,自由制度培養出的西方政客居然也高呼「最偉大」,難道也是被毛澤東洗腦了不成?其中,日本政客的「胸懷寬廣如海洋」的讚美最為噁心。

西方政要如此讚美毛澤東,有些是基於政客式精明和功利主義,但並不能完全排除「左派幼稚病」的道德愚昧。而且,這種「道德愚昧」甚至一直延續到上世紀八十年代。

然而,恰在東西方決戰的關鍵時刻,偉大的美國選出了偉大的總統里根,他具有捍衛自由理想的堅定意志和向極權主義公開挑戰的政治勇氣,對東西對峙的前景抱有樂觀的信心。他克服經濟蕭條的方法是回歸古典自由主義,他抵禦政治悲觀的方法堅信自由制度必勝,在國際政治中用理想主義外交代替尼克松政府的實用主義外交。所以,就在美元幾乎失去一半價值的蕭條中,他卻公開向蘇聯極權帝國發出尖銳的挑戰。1982年,美國總統里根在英國議會發表講演,直率地把蘇聯稱為「邪惡帝國」,並預言兩大陣營的競爭必將以極權制度的失敗而告終:「共產主義必將被埋葬在歷史的灰燼中。」

里根的直率及其預言掀起軒然大波,被當時西方的某些政客和知識分子視為「天方夜譚」。1983年,又是法國人讓。弗朗索瓦。雷瓦爾寫出了《民主是如何毀滅的?》一書,他的預言與里根的預言恰好相反:民主制度是「一個正在我們眼前消失的短暫的插曲……」那時,不要說西方的左派,即便是西方的某些右派,也被當時的表面現象和悲觀氛圍所矇蔽,相信極權國家仍然具有長久的生命力,而對自由民主向全球的普及缺乏信心。他們甚至認為,極權國家的政權與民眾之間的虛假契約——統治者裝模作樣地統治和民眾裝模作樣地服從——正是極權制度的合法性所在,因為這種虛假契約帶來穩定、安全和溫飽。而對極權制度造成近一億多人非正常死亡的慘劇卻視而不見,正如西方左派名流們,並非不知道斯大林和毛澤東的暴行,卻仍然放聲高歌「紅色蘇維埃」和「紅色中國」一樣。

我把這種誇張的讚美稱之為「左派的狂想」,不能不讓人想起上世紀三十年代的西方左派們對斯大林蘇聯的讚美。而二十世紀的深重教訓還未遠去:上個世紀的大災難,並非是由於極權主義的崛起,而是自由國家沒能阻止極權主義的迅速擴張與長期存在:1,西方民主政府的綏靖主義外交,為希特勒發動二戰提供了條件;戰後的「雅爾塔協議」為東方共產極權帝國的建立推波助瀾。2,享受著自由生活的西方左派名流們誤導世界輿論,把極權東方視為人類的未來,而把自由西方視為邪惡的象徵,致使自由同盟對極權同盟的鬥爭變得步履蹣跚。

在此意義上,《每日電訊報》的「最大的錯誤」,的確是對西方左派的恰如其分的評價。斯大林和毛澤東同屬於人類歷史上前無古人的大暴君,兩大暴君卻先後得到自由世界的社會名流的崇拜。一個大暴君死後,失落的西方左派很快又找到另一個大暴君,同樣的錯誤一犯再犯,第二次錯誤顯然比第一次錯誤更大更愚蠢。

我的擔心是,面對當今世界的最大獨裁國家中國,現在的西方人可能再犯一次大錯誤。

當年,訪問過延安的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寫出了傳記性作品《西行漫記——紅星照耀下的中國》,讓毛澤東的名字從中國的窮山溝走向了西方世界。而今日的「中國熱」是在共產烏托邦已成破碎泡沫之後,西方人向中國獨裁者獻媚的理由,不再是基於社會主義理想的幼稚病,而是基於資本主義現實的實惠。

時至共產帝國已經崩潰的今日,難道先後迷失在兩位東方暴君懷抱中的西方名流們,還要再次迷失在「獨裁中國熱」的泡沫中嗎?

所以,自由國家應該記取如下教訓和常識:任何形式的獨裁都是自由之敵,也都是仇恨和暴力的最大孳生地,恐怖主義也來自極權式的洗腦和仇恨,來自獨裁式的暴力崇拜。在當今世界上,只要還存在獨裁製度對人的奴役——無論這奴役發生在哪裡——都是整個人類、特別是已經獲得自由的那部分人類的恥辱,也都是對自由世界與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反過來,已經獲得自由的西方人和其他國家的人們,如要讓自由得以存續,依賴的恰恰不是「孤立主義」的自由與和平,而是讓仍然生活於奴役治下的人們獲得同樣的自由,也就是依賴於自由在獨裁國家的勝利,自由在整個世界的不斷擴展,直到再也沒有人生活在獨裁的奴役之下。

編者註:本文發表在「北京之春」月刊,2006年2月號(第153期)-理論探索。原文後沒標註寫作日期。

15 則留言:

Gail 提到...

全部有四篇,但網路上常常只有三篇,舊站轉載過,因為是珍貴史料,所以剛剛找了一會兒找回第四篇,怕丟失所以全部轉載過來。

為何中國網站沒有第四篇,莫非是「毛澤東熱」這詞太敏感?

Gail 提到...

完整連結版。
http://liuxiaobo.net/archives/1716
20051006-劉曉波:自由國家在二十世紀的四大失誤(之一)
Posted on 2005/10/06
第一個大錯誤:三十年代迷失於「斯大林熱」

http://liuxiaobo.net/archives/1726
20051010-劉曉波:自由國家在二十世紀的四大失誤(之二)
Posted on 2005/10/10
第二大錯誤:自由英法向極權德意的無原則妥協

http://liuxiaobo.net/archives/1827
20051231-劉曉波:自由國家在二十世紀的四大失誤(之三)
Posted on 2005/12/31
第三大錯誤:自由美英向極權蘇聯的讓步

http://liuxiaobo.net/archives/4911
20060200-劉曉波:自由國家在二十世紀的四大失誤(之四)
Posted on 2006/02/01
第四大錯誤:六、七十年代迷失於「毛澤東熱」

Gail 提到...

為減輕眼睛負擔,長期我使用文字MP3第二版,第三版官網上有天數試用版,它的發音我很不習慣,有人說第二版很生硬,第三版發音卻讓我覺得假。更過份的是,他們沒提供第二版的更新程式以致於Win7不支援第二版,當然也與微軟內建的發音版本有關,卻不是那麼必要,還是把版權置於消費者福利之上。

Linux各版本更不用說了,沒人願意花精神去研究文字發音,工研院語音合成網站也總是連不上線,錢啊錢!所以Lubuntu移除了,又何必為了「自由軟體」口號而給硬體增加負擔,反正你們都一樣。
http://tts.itri.org.tw/

所以我寧可降回XP,日前Windows10說有試用版,去官網看,有簡體中文,連葡萄牙文都有,卻沒繁體中文,於是我寫信給微軟「簡轉繁一下是會死喔!」。
http://windows.microsoft.com/zh-TW/windows/preview-download?ocid=tp_site_downloadpage

我只是想保有最樸實最簡單的生活,不要逼我接受強國人那套。

正在上傳四個連結,是此文我的文字MP3發音版。上傳很慢,請稍待。

Gail 提到...

文字MP3發音版本。

http://sync.hamicloud.net/_oops/gail0/x2f
http://sync.hamicloud.net/_oops/gail0/nze
http://sync.hamicloud.net/_oops/gail0/1pm
http://sync.hamicloud.net/_oops/gail0/469

沒有改革正義,就沒有轉型。很多人說中國老早拋棄共產主義,屁!

六四整個民族集體記憶被抹殺,中國人變得更功利,簡體字與漢語拼音沒被檢討,香港人的處境則被逼迫到了連生存都不可得,民主種苗脆弱得幾乎枯死。

今日重「聽」劉曉波這四文,過去我把他歸類為右派,是自己幼稚,他的思想,在寫這四文的時候,早已超越了左右,說的不過是人性本質的問題,用更純粹的心去看這四文如何。

Gail 提到...

盧嘉辰口誤所以說成「香蕉水」?怕是他心虛所以心神不寧,不是關公指示他和郭董要處理學運?

不論是藍營的馬幫或反馬幫,吳育昇或盧嘉辰,都想推動辣椒噴霧合法,有多少民生法案擱置,有多少圈地運動正在燃起革命火苗,馬幫與反馬幫有差嗎!?

香港警察這次用的是分隔馬路的柵欄當路障,誰看過拒馬甚至刀片型拒馬了!?這還不夠!?連國際同聲譴責的辣椒噴霧也積極推動入法,這些藍營立委有多可惡!!

Gail 提到...

所謂「馬幫」,簡單地說,就是買辦。

以這角度來講,藍營根本沒有所謂挺馬反馬,全部是買辦。

Bella 提到...

左右翼思想從未在我讀文出現過.
劉曉波這些文, 閱來很憂傷.
說人性, 倒不如也說利字當頭棒喝.
古往今來, 沒變.
中國崛起, 不就傚仿西方遊戲, 從史達林 希特勒 乃至資本掠奪, 學得淋漓盡致.

Gail 提到...

李昂和莫言如何?李銳和劉曉波又如何?中國人更接近莫言那種混沌醬缸,更遠離李銳小說裡的反省。

至於李昂這位性愛小說家,綠營跟她交好,哼!

高智晟被失蹤至今。在中國,天空是黑的。把它比喻成臺灣的黨外時期根本不倫不類!

Gail 提到...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he-qinglian-china-hong-kong-end-of-one-country-two-systems/2473418.html
05.10.2014
何清漣:圖窮匕首現:「一國兩制」接近終結

Gail 提到...

民主與獨立向來是一體兩面,無法分割,受過正式政治學理教育的人就知道,這不過是近代政治理論本質的問題--國家大小(巨型國家或中型國家或小型國家),各階層、官與民權利與權力分配,國際實力以及經濟,民主背後的國族主義與國家認同。

王丹錯了(他說過對於帆廷獨立立場予以保留),施明德錯了(新一中),姚人多也錯了(綠左)。但我很感嘆的是,很多中國追求民主的人士回過頭來反臺獨,這幾年甚至與臺灣內部的投機政客合流,藍綠都一樣,馬英九不就是其中佼佼者!?

所以多少存有戒心,當他們無法體諒臺人的立場,想獨立的強烈願望,又怎能推行自己國家的民主!?甚至妄想吸收臺灣讓中國也民主,而最終走到去認同中共吸收臺灣的主張,忘卻了追求民主的本意。

更多人說民主,有口無心,說得太廉價,連日常生活的觀察、政府機關的運作,公民運動與環境惡化,毫不關心,反國光後我重新審視了這議題,反國光是公民運動重大里程碑,卻仍脆弱,時時刻刻要警惕保護。

香港要不要走獨立,港人自己決定。

民主與獨立向來是一體兩面,無法分割,近代史斑斑可考,沒有例外。

Gail 提到...

我一直在尋找「真正的」自由軟體,這才是時代的革命。「宇宙漫畫本」裡頭有畫,但也許自己做得還不夠吧!

http://www.ntdtv.com/xtr/b5/2014/10/06/a1144010.html
創辦人香港挺佔中 談FireChat弊端

Gail 提到...

這幾天,關心香港佔中新聞的,TVBS、東森比年代、壹電視、民視篇幅還大,年代、壹電視、民視篇幅又比三立還大,三立、年代在做什麼?他們更多時間在報導MG149,而今天,除了東森與TVBS,電視臺與政論全被MG149攻佔。

一、我不是天龍國國民,不要用主流媒體罷凌我們的視聽!

二、宋影響力大不如前,柯文哲過去如何踐踏綠營,而後綠營在臺北市不戰而降,棄守,在我看來不過是一個正紅的跟一個偏紅的在選舉,卻因媒體罷凌影響到全臺。

我是不可能原諒民進黨這種作為的!這不是戰略的運用,這只是政客個人前途的算計。

別想我會關心MG149任何一秒!這些沒有是非的名嘴!!

三、三立做得那樣over,日後負面效應會相當大,時間會證明的。

四、所以牽連到其他我眼裡還不錯的綠營候選人,今年也不打算投票。政客為了自己利益,用意識型態欺壓網民,十幾年來我在網路上看多了。

選舉的目的就是要以漸進的方法深化民主,看到臺灣這幾年,在政客與財團「大者恆大」的細膩操控下,民主變得空洞脆弱,傷心啊!

Gail 提到...

有些鄉間,大排水溝臭得騎車經過都聞得到,整條是綠的,工廠比農田更多,而農田旁的排水溝則堆滿垃圾。彰化鄉間,和美秀水這問題長年沒解決,有時經過連空氣中都有工廠排放的臭味,好像無奈但彰化人也被迫接受了似!

工業區或科學園區設在稻田中央,搶水搶地,不就是這幾年各地自救會抗爭的!?這幾十年下來國民黨的惡劣作法。

http://news.ltn.com.tw/news/opinion/paper/819814/print
不止油 糧也有問題
2014-10-08
沈建德

Gail 提到...

『臺灣不論多少人遊行,準時散場,對「聽到了」的流氓政權形不成壓力。』--他們還說這叫公民運動咧!

我問過,「革命的另一名詞是什麼?」想出來了嗎?

號召者不應該無限期把人放在街頭,用最溫和的方法要求政權一點點釋放出來的政策轉彎。

很多街頭靜坐者會懷疑號召者,因為學運光環往往只有少數人保有,那些吹風淋雨領不到22K的年輕人學運後仍四處輾轉找工作,因為熱情北上卻也被熱情折磨身體、歲月,號召者對街頭群眾豈不殘忍!?

http://news.ltn.com.tw/news/opinion/paper/819817/print
《林保華專欄》比較太陽花與雨傘革命
2014-10-08

Gail 提到...

http://www.chinese.rfi.fr/%E4%B8%AD%E5%9B%BD/20141009-%E9%A6%99%E6%B8%AF%E5%8D%A0%E4%B8%AD%E4%B8%8E%E5%8C%97%E4%BA%AC%E5%BA%95%E7%BA%BF
香港佔中與北京底線
Par 《亞洲週刊》
Created 2014-10-09 04:00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12825952675&docissue=2014-41
香港文革vs北京底線中南海策略大轉彎
江迅
2014年10月19日 第28卷 4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