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0日 星期四

唯利是圖的教育

國中教育是基礎教育,號稱「基礎」,意味著不可偏廢,意味著這是必須的知識營養,而非華而不實的美食。

一個十六歲即將升高一的孩子,數學難道只要會加減乘除,好去當收銀員?好去顧雜貨店?難道只要會長方形三角形的面積計算,π=3.14因為太難了所以不需要背?三角函數不需要學習!?代數與幾何不需要懂?甚至連統計圖表也不會看?這樣如何進入職校!?如何進社會!?

一個十六歲即將升高一的孩子,國文難道只要小學那些不知名的作者的白話文讀完便是?連分號也不會使用?連作文分段的基礎也不懂?更分不清哪些是繁體字簡體字?只會呼喊「古文好難」「學這些出社會沒用」,所學中文字由必須的三千字減少到兩千字,精密優雅詞藻從未讀過,詩詞也只會「白日依山盡」。就算與職場無關好了,這樣的學生出社會後會不會被當成大老粗?更何況文組工作多得是--記者、律師、法官、公務員……,甚至英文寫作好壞也由中文基礎奠定。國文不重要!?

馬政府主政下教育崩盤得太嚴重,年代張雅琴不止一次說過:她懷疑馬政府有計畫地在毀滅臺灣教育。經濟不好求職困難是老生常談,誠如「拼經濟」這種陳腔濫調(經濟不是用「拼」的,是用「拚」的,難怪老拚不好)。

過去建教生為人詬病,當這議題討論已久終於有人要修法改善建教生的勞動條件之後,近期企業主嚷嚷「再也不雇用建教生了!」--好大的口吻,是誰縱容這些財大氣粗的傢伙們逐漸壟斷媒體的話語權,對教育頤指氣使?

明星高中光環不再,太多家長寧願選擇高職也不願選擇高中,但教育過度往職場諂媚的結果,就是教育商品化、就是教育崩盤!

國中生不讀書也就罷了,國三還不讀書,想說反正有學校讀,去當不情願的志工、不情願的班級幹部好累積會考總成績。國中三年從未翻開過國文課本,學期未結束老早丟進回收桶,這樣的學生還是班上成績中等甚至中上的學生。這就是現行的國中教育現況!

誰造成的?因為一綱多本,過去基測不考課文,現在會考說要平衡教學。教科書給參考書出版社發行的結果,謬誤百出。更甚者,學校為了節省人事成本,大量用兼職、代課、代理老師,那些老師,要不下課後還得免費改作業、免費出考卷,然而老師只領上課時薪,只好在課堂上批改,要不--學校將作文考卷外包給出版社或補習班,改一份五元!

而國小教育,老師在課堂上播放臺語教學CD,這樣就算本土化教學了!老師自己也不會講臺語。

職場主導教育,名為務實,實則剝削。教育就是教育,很大一部份要建立的是師生之間的信賴感、對學問的尊重、以及品格教育。而不是唯利是圖,「窮得只剩下錢」說的就是今日教育崩盤的亂象。

日前嚴長壽說:「未來有六成工作是現在想像不到的」--正因為想像不到,因為人生有太多可能,十六歲之前替孩子打好基礎是父母老師的責任,但今日連老師都自身難保,而免試與十二年國教的那些蛋頭們卻一眛地怪罪於升學主義!

升學主義有好有壞,孩子要多接觸音樂藝術體育,過去因為考試,這些科目的堂數被剝奪,但請問在國中小現今一切成本考量下,師資在哪?一堆老師從年輕流浪到老,又是誰的責任?怪說升學主義讓孩子晚睡,但現今有多少家庭根本作息顛倒,不但晚睡、並且沒有正常的早午晚餐,寄望教育部或社會局介入?寄望學校主動關懷通報?別傻了,一切成本考量……

教育崩盤的後果誰來承擔?是那些企業主嗎?是現在的執政者嗎?後果是由現在還在當老師的人承擔、由家長承擔、更是由學生自己去承擔!貧窮世襲化就是這樣來的。

如果我要藍領勞工,我就只教他藍領勞工該有的知識;如果我要白領勞工,我就只教他白領勞工該有的知識。像不像赫胥離的小說《美麗新世界》?這是一個「人」該受的教育嗎!?即使過去沒有義務教育的年代,也不會這樣為職場量身訂做。說馬政府沒有有計畫地透過教育毀滅下一代,還真沒幾個人相信。

Gail
2014/7/10 下午 12:14

2014年7月1日 星期二

吃在嘴裡怕在心裡

不純的米粉能不能叫米粉?當然不行。

近日食藥署「終於做了點該做的事」--七月一號起,強制食品標示正確名稱:果汁沒有水果成分不能叫果汁,要加上「口味」或「風味」兩字;米粉含米比例不到50%要叫「炊粉」,含米50%以上要叫「調和米粉」,含米100%才可標示「純米粉」。這已經很放寬了,卻仍有不少業者強烈抗議。

但受害最深、最可憐的卻是消費者,超市的食品能選擇的寥寥可數,用餐被迫越來越簡單、越來越單調,正是因為無良業者一粒老鼠屎的作為!

毒澱粉事件爆發以來,我再也不碰米粉與冬粉,其實我非常愛吃米粉,但現在,走過超市那一排的貨架,我心裡只有氣憤,只有「欺騙」兩字,儘管有時白米吃得厭煩,但再也不食用米粉!

一樁樁一件件的食安新聞,破滅的是社會大眾的人心,對於基本生存所需的食物的信賴感。夜市不去了,因為沒有標示;儘量不外食,因為無法相信他人;但要是連自己煮食都無法相信,這豈止是信賴問題!還有國民健康與整體社會的人心浮動。

米粉業者不去反省為何古早用米製作米粉的方法被他們捨棄而採取廉價方法,長期販賣比白米還低價格的米粉,被揭發後,不思考走回古早誠實老路,儘管成本高但市場一定有接受度;也不低頭承認產品包裝就是標示不實,長期誤導消費者米粉是米做的,直到毒澱粉事件爆發後。你們僅僅為了「利益」,卻說成是「生存」,商場上可長可久之道就是誠實!既然標示不實,怎還有臉抗議!

這次請食藥署務必硬起來!米粉、果汁、牛奶、食用油、廉價醬油以及蔬果產地與履歷(這兩個問題逐漸嚴重),若連這樣最基本的「人有吃得安全」的「天賦人權」都不可得,那國家會持續動盪與衰弱。

Gail
2014/7/1 下午 01:01

今天傍晚,看到米粉名稱解禁,包裝上的「冠名」仍可稱「米粉」,政策大轉彎。

民間不會不配合,今天七月一日,超市米粉在包裝標題已乖乖標示上了「調和米粉」「含米50%」等字樣,但,是我這文發得太慢呢?還是食藥署膝蓋跪得太快?

十二年國教罵聲不斷,教育部一意孤行,連選志願都仍堅持扣分,並且沒有任何官員被懲處。區段徵收激起的民怨之深,也沒見立法院或政府反省之意。罵你們只會秉承上意,只會屈服於利益團體,有錯嗎?連這樣挽回可憐消費者一點信心的政策,七月一號上路,傍晚四點不到馬上政策轉彎,朝令夕改,這種官僚留他們何用?!

Gail
2014/7/1 下午 0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