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4日 星期六

東海做到了嗎?

什麼是教育?是專業?是學識?是嚴格的紀律管理?

這些都是教育的一部份,但卻不是教育的核心。核心是「不言之教」,一種風範,讓年輕人景仰,無時無刻自我學習勝過外在一切教導,在他從學校出社會的往後二十年內成為社會的大樹。

東海做到了嗎?

我們是文憑主義的一群,從小到大每天被逼著唸書,能力分班;即使成年了回過頭去看現代的小朋友,也看到焦慮並短視的一群,問題不在聯考基測或會考,我贊成恢復聯考,問題在於整體社會與家庭對年輕人的教導。

我們走在木棉道上,一路火紅引領我們走進路思義教堂,下有音樂學院,上面是文理大道,最上面是圖書館,每到春天,校方總會運來一陀陀牛糞,滋養圖書館旁的杜鵑花,其臭無比!學生就得被迫從籃球場旁的校外圍牆走回東海別墅,東海別墅人車爭道仍無改變,就是那副亂象。

梅雨季,靜宜淹來紅土泥流,東海大門口又何嘗不是!大肚山濫墾濫伐的問題解決了嗎?校門口為何又更加拓寬?對面是火葬場、校門口每年出車禍的問題改善了嗎?

離開學校十幾年了,不能說喜歡,十幾年來也巔跛不斷,我切斷了和學校的聯繫,同學們也抱著文憑主義各自東西,但心中始終記得,我是「東海人」!不敢做出對不起學校的事,但北捷死傷的新聞,卻令我感到羞愧,徹夜難眠!

新聞發生那一瞬間,我質疑神佛,有些人不該被出生,這不是家庭學校或社會能矯正的,然而人類社會,若說幾千萬人裡因為或然率,殺人魔總會出現,那些無辜枉死的人也因為或然率嗎?人類之所以不同於雞鴨,不是因為智商,而是因為人類社會有能力處理這類事情!

但這幾天,模仿犯的出現,讓人警覺,臺灣整體社會脆弱到這種程度!做為中流砥柱的大學,要承擔起他們忘卻已久的社會責任。

一所大學有很多名師,拚命上節目、報章雜誌,增加曝光度,不等於那是所好學校。一所大學有很多傑出校友,彷若閃亮的星星,那也不等於那是一所好學校。而這偏偏是臺灣長期文憑主義所崇拜的。

我們保衛住了相思林,儘管後來相思林還是被砍一半,但我們可以驕傲地對年輕人說:「看啊!這片相思林,是學長姐保護住的!」;胡志強曾計畫要做一條從東海工業區直通臺中港的大馬路,不是將東海校園切成兩半就是從路思義教堂底下通過,被學弟妹阻止了,當時工業區廠商還曾威脅不雇用東海畢業生。

東海是私立大學第一名,我們以此為榮,但也因為是私立大學,教育經費比不上國立大學,當年大一進去的時候,一个班級竟然擠進七十个人!而學校努力蓋大樓,被諷刺為學店!

儘管如此,我們不像某些大學軍事化管理,我們崇尚人文、自由,以及散漫,鴿子在力行路上和妳大小眼,一副「憑什麼我要讓妳!」的霸氣;松鼠在樹梢間跳躍,瞬間不見,而樹下竟還悠悠滑出一條小青蛇,擋在圖書館旁必經的石板路上;有時睡不著,清晨六七點,獨自一人走在力行路或者文理大道或者路思義教堂,有置身森林的錯覺。至於那些教授,老套或改革式的教導,咳!

當一个人沒有快樂,就沒有足以珍藏的回憶,東海很難考,但考上了之後,有人是享受這一片的悠閒散漫,有人卻仍汲汲營營半工半讀,有人只想拿高分卻不在乎校名是什麼!十幾年後回過頭來,我仍相信當年我的價值觀與今日的價值觀--什麼是教育?不言之教。什麼是一所好大學該具備的條件?社會關懷、人文關懷、社區關懷!寬敞完整的自然腹地!自由!

校方請改正校門口的拓寬問題吧!木棉道縮短了、減少了!關心一下大肚山的環境與農民吧!這問題很久了!學運其間我一直注意有無東海學生去立法院靜坐,但只聽聞校方不准學生去。

即使是國立大學,醬缸腦袋的教育方法也不少,東海豈止是一所碩果僅存的普通大學!它是大肚山上的精神指標,讓我們繼續以它為榮,好嗎!

Gail
2014/5/24 上午 11:32

2014年5月7日 星期三

「鬧場」一詞背後的政治黑手

一、星期日(五月四號)陳歐珀致電總統府,公共事務室主任陳永豐同意陳歐珀前來致悼,但說七點家祭,九點國防外交委員會開會,建議他八點過來,而陳歐珀也準時在星期一(五月五號)上午八點前來。

二、星期一上午八點,吳敦義、江宜樺也到靈堂去簽名。

三、陳歐珀找不到簽名處,向總統府人員抱怨,鏡頭畫面是他與總統府人員討論這事,何來「鬧場」!?

四、星期一一早年代新聞上午八點時段率先報導,大標題就用「鬧場」兩字,鏡頭為何就正好拍到陳歐珀,就沒有江宜樺、吳敦義簽名的鏡頭!?

五、年代這樣報導,輿論嘩然,接著各家電視臺跟進,有的用「鬧場」兩个字,有的一整天都沒用到,自由隔天新聞用「逕闖」。

六、但更詭異的在後頭,沒有新聞畫面、也沒詢問當事人,五號星期一上午十一點不到,短短兩小時,民進黨立即做出懲處陳歐珀的處分。民進黨何時效率如此之高?是在替誰「背書」?

七、還有更詭異的,五號星期一國民黨宜蘭縣議員陳金麟要求林聰賢開除陳歐珀「縣籍」,原來中華民國法律還有「縣籍」這種東西!還虧他短時間內能找得到!

八、母親過世兩天不到,馬大姊馬三姊出現在新五四運動凱道現場,而出現之前白狼方才現身,巧合?有必要在此時做這明確並強烈的政治表態?

九、五月四號白色正義聯盟凱道集會,警大教授葉毓蘭在臺上說:「若沒有太陽花學運,總統馬英九就能有更多時間陪他的母親秦厚修。」,郁慕明說:「先動口再動手」(事後新黨澄清說是「動手投票」)--誰在消費喪禮?誰在消費秦厚修?

十、五號星期一洪崇晏一行人去中正一分局要回喇叭,上午中正一分局還開記者會,身段很軟,但要回喇叭並廣播完喇叭花論壇後,洪崇晏隨即被「便衣」上銬,而且還是從「後頭上銬」,這是一種「行為表演政治學」,重大槍擊要犯才會從後頭上銬,中正一分局警總的心態暴露無遺;不搭警車而搭計程車,這是做賊心態。

十一、但五月五號難道只有洪崇晏被上銬這件事嗎?陳歐珀八點到靈堂簽名致意,同時間鏡頭堵在那裡,八點到九點的晨間新聞立即有一家電視臺定調他為「鬧場」,而民進黨十一點不到也迅速「落井下石」,誰決策的過了兩天至今仍不敢出面。同天國民黨議員要求縣長林聰賢開除陳歐珀縣籍--而這些,總統府前一天都知道、也同意陳歐珀前往致哀…………

十二、歷史有其巧合,五四運動的隔天五月五號還有个紀念日,知道嗎?叫做五五憲草,民國二十五年五月五號制訂,為現行中華民國憲法的前身,也是中華民國步入憲政時期的宣告。然而,警總復庇、即便連總統母親的喪禮也不忘伸出國家機器的利爪,更甚者,連聯合報五日也客觀報導了總統府同意陳歐珀前往致悼這新聞,七日卻仍以「路過」「鬧場」等字眼顛倒黑白,做專欄大肆攻擊,這些人的心態就是--「希望政府戒嚴,把你們這些年輕人搞死!」

這些藍皮紅骨的傢伙們該感到可恥!

十三、郭臺銘身為大商人,不可能不瞭解這事的前因後果,卻在六日星期二下午拿著一份稿紙,戴著眼鏡,措辭嚴厲地痛罵陳歐珀「喪盡天良、禽獸不如」,要將藍民這一个多月學運以來所被壓抑的「委屈」藉著這个真相得以操弄得以顛倒的破口去做政治攻擊,但他的政治表演卻太粗糙、生硬,而那些聲援者更顯粗糙。您不是罵許勝雄「屁股指揮腦袋」?難道您要效法愚人節白先生的表演?有何原因您非得這麼激情演出,動作不自然!?

十四、本省人辦喪事,很多人「不請自來」,捻香、簽名,因為死者很多朋友與過去一些受他恩情的人晚輩可能不知,因此也沒發訃文,此時家屬答禮,謝謝賓客過來,人之常情。

輿論可以批評陳歐珀「作秀」「白目」,但身為總統家人,以禮待之,點个頭致个意,陳歐珀找不到簽名處在現場找了一番,這叫「逕闖」!?若總統家人不歡迎他人前來,直接拒絕就好,既然同意人家前來,年代第一時間以「鬧場」稱呼,時隔三天,卻不見總統府或總統家人出面澄清,只見一堆支持者扭曲真相惡意攻擊,並升高為政治動作。

我覺得悲哀,很多人在五號星期一沒講話,但郭臺銘六號星期二一席話後,跳出來聲援陳歐珀痛罵郭臺銘的臉書論壇帖子暴增十倍以上,這是臺灣人的溫柔敦厚,「里有殯,不巷歌」的儒家傳統。但反觀這些自命為「中國人」的呢?母喪方兩天,姊妹倆去做政治表態?支持者急著做政治宣傳?隔天國家機器利爪加緊開動?媒體、網軍、甚至大商人!誰是亂源!?誰造成臺灣諸多社會問題?逼得小民無法生存卻又不聞不問!

Gail
2014/5/7 上午 10:30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767750463259205&id=100000727745553&refid=52&__tn__=C
【陳歐珀鬧靈堂的真相】
王文德:(陳委員的好朋友)
http://udn.com/NEWS/BREAKINGNEWS/BREAKINGNEWS1/8655851.shtml
總統府:事前告知陳歐珀 沒有公祭
【聯合報╱記者王光慈╱即時報導】
2014.05.05 07:15 pm

2014年5月1日 星期四

五一勞動節當晚的謬論

剛剛黃智賢在今日年代「新聞面對面」說了一番話,她說:政府調高派遣人力到3%是好的,原本企業派遣人力是零,因為這樣,企業有了3%的空間……

真是夠無知!替政府擦脂抹粉的意圖夠明顯!

企業不會用派遣,因為派遣背後是仲介公司,企業人力成本根本划不來!企業要的是賺錢是效率,而這是派遣員普遍欠缺的,因為沒有直接的勞資關係,因為他們的失業問題找的是仲介。企業的問題並不在派遣而在於以兼職取代全職,規避勞基法、規避勞健保與資遣費……,除非,她將外勞問題與派遣問題混為一談,而工廠雇用外勞比例,遠比3%高太多……

反過來說,為何政府是派遣工大戶,派遣比例是3%的十幾倍?因為政府並不在乎成本,不在乎效率,而人力仲介公司以外包派遣之名長期延攬政府工作,這背後政商關係就要夠強,法律顧問就要夠多。否則違法情事為何十幾年來,只聞每隔一陣子就有受害者開記者會,卻長年不見政府有動作?

而派遣問題,因為人力仲介要抽成,低薪成了詬病。但人力仲介與政府有的是方法提高派遣人員薪資,那還有什麼問題呢?問題在於--正職公務員荒廢職務,而派遣也跟著荒廢職務!之前郵局派遣工隨便亂丟包裹,以及幾年前我在國稅局的所見所聞(日薪六百,人力仲介派我去代班兩天)--這個國家沒人在做事,所以荒廢!所以碩鼠一堆!所以官逼民反。

身為一位記者,連職場現象都可顛倒黑白,「新聞面對面」不要再請這樣的「資深媒體人」了吧!

我說過,太陽花表面是學運,骨子裡是工運。

今日我再說一句:反派遣表面是工運,骨子裡是反政府貪污。

只要有心人去檢討這十年來的派遣政策,就知道正職公務員與整體政府結構為何出了那麼大的問題。

Gail
2014/5/1 下午 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