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

自求多福!自求多福!

我一直認為,馬英九與他的政權最大的問題在於--身為一個人最基本的仁慈與良心,他們連萬分之一都沒有,這是民怨那麼深的根本原因。他們為何是這樣?若非臺灣長期的社會扭曲與階級劃分造成的特權世襲與心態,不會如此。

兩大彰化之恥--大統與富味鄉,不僅僅讓彰化人丟臉丟到全臺灣,還丟臉丟到國外!但事件爆發至今,由黑心油引發的經濟連鎖效應,還有每天的連環爆料,檢調動作卻很奇怪:先是大統,老闆高振利至今仍未收押,遑論串供與資金、人員、貨品調度,彰化地檢署不但五次親自到廠區去訊問,還在短短十天內迅速偵結,雖求處重刑30年,但偵結隔天又爆出黑心沙茶醬、又隔天再爆出黑心米酒,顯見彰化地檢署偵辦此案有多草率,如此辦案品質能期待他們的起訴書嗎?若無完整的調查與起訴書,法官會判處重刑嗎?

彰化地檢署的動作更像急於脫身,不想偵辦,黑心油事件一年前就有人舉發了,此次若非新聞報導出來,彰化地檢署會有動作?還是彰化地檢署只是為了應付輿論壓力迅速偵結並求處重刑,做給輿論看?

衛生福利部則更可議了,一年前有人舉發,卻毫無動作。稽查員每次去稽查都遇到關切電話,以此藉口搪塞一年來的怠惰。並且,對於棉籽油的說法反覆不一,衛服部轄下的食藥署先是說大統與富味鄉的油品皆未檢出棉酚,但媒體質疑棉酚很難檢出;而後又說棉籽油精煉過後可食,官方這樣說,幾小時後富味鄉承認他們有用棉籽油。之後又爆出衛福部去年委託美和科大進行「市售包裝調和油」的計畫審查人李敏雄是富味鄉的研究總監兼監察人,並且是富味鄉香港子公司代表人,還爆出他是臺灣調和油的始祖。

今日更可議了,新聞報導大統與富味鄉只要產品更換標籤就可重新上架,這與之前衛服部的曖昧動作,似乎互相呼應,是否這案子就此定位為「標示錯誤」,而「棉籽油根本不能食用」衛服部卻一再地將輿論導往相反方向。

球員兼裁判,而這一年來屢屢爆發重大食安問題:香精麵包、不只一家知名大廠標榜的精緻臺灣米卻用劣等外國米冒充、黑心油、黑心沙茶醬、黑心米酒……,但衛福部長邱文達在黑心油新聞爆發時,先是把問題推給前朝,之後又認為自己不用下臺,「把事情做好最重要」。上任兩年半都做不好了,還要幾年?

若這個政府有些許惻隱之心,小民死諫會不聞不問嗎!會有如野火燎原般的丟鞋怒潮嗎!薪資往無底洞探去,老闆擺出一副你愛做不做,剝削人的嘴臉。黑心油事件爆發後,馬英九的28字箴言,句句都像在嘲笑臺灣人民--自求多福!自求多福!

政府索性擺出無能模樣,兩手一攤:「人心難測啊!」--邱文達說的,就因為人心難測才需要政府去督察,但民眾看到的卻是在無能的面貌之下,官商勾結、消極偵辦、尸位素餐、還舔不知恥要求國會給更多公務人員福利與預算!

這星期媒體大幅討論那張馬姐、吳副夫人(時任行政院長)、行政院副院長毛治國(時任交通部長)與大統老闆高振利的剪綵合照;以及另一張富味鄉老闆接受馬英九表揚的合照。以此來對比黑心商人與黑心政府,但這兩張照片只是表面,黑心商人與黑心政府之間若沒有官商勾結,想想,為何大統的油可以銷往軍中、銷往中部監獄?軍隊與監獄伙食是大量並穩定的市場,並且軍人與受刑人無從選擇。只因低價嗎?什麼時候政府的採購會以低價為考量了!?

九月運將自殺,經建會主委管中閩初聽聞,丟出一句「這什麼問題啊!連我都要自殺了。」;十月GDP保二破功,管中閩還說年初「預測」GDP到達四,就像學生對成績的「期許」,「難道要打斷腿?」。連萬分之一的仁慈都沒有,但這種人卻能當部長!

但人民卻沒丟鞋向管中閩,而丟向馬英九。馬英九一再告訴臺灣人民阻擋服貿是經濟保護主義、臺灣仍「不夠開放」,上任五年,他沒有經濟政策,只有一中政策。貴為經建會主委,像管中閩這種冷血官員反映了馬的心聲,也足以說明了為何百業蕭條、經濟破產、卻仍存在著不公平賦稅制度與高額的水電費壟斷,聽說自由經濟示範區將要鬆綁外勞聘用上限並且讓廠商廉價取得土地,在人民薪資連基本工資都達不到,老闆公然違法、政府帶頭大量用派遣、而強徵土地以區段徵收名義連補償金都過低的黑暗年代。

今日一則新聞大概又會發酵,記者去堵毛治國的夫人,夫人說:「我們家都是用進口油。」呵呵!這位夫人要不政治敏感度太低,要不顯示這政府根本不把人民看在眼裡。

當年中國爆發三聚氰胺毒奶事件,最令中國人憤慨的還不是黑心廠商,而是北京的高官們有專用的牧場與農場,所有的奶製品與蔬果都是新鮮直送,市場上的東西他們沾不上邊。這事顯示了中國政府如何處理食安危機--先是大方針高層的「箴言宣示」、演一場戲「與民同悲」,接著看似認真辦案卻是「道德審判」,不往下查不往旁查更不能往上查,查了鐵定出事,於是重罪落在一兩人身上,死刑砰砰兩聲,也就呼愣他們自以為水準不高很好騙的民眾「正義伸張了」,但毒奶粉事件若解決,臺灣香港甚至歐洲,不會出現中國客到處搶奶粉以致於奶粉價格居高不下。

似曾相識,對不?

夫人啊,您太天真了!謝謝您說出了實話,讓臺灣人民看到馬政府高官與人民活在不同世界,也看出了臺灣貧富差距下為何食安問題一波波,那並非官員怠惰,而是隱約指向官商勾結,如同其他問題一樣。

花生油裡沒花生、橄欖油裡沒橄欖、辣椒油裡沒辣椒、米酒不是米釀造、沙茶醬用腐魚霉菇來製造--總統府裡沒總統,最黑心的是誰?自求多福!自求多福!

Gail
2013/10/27 下午 08:32

2013年10月20日 星期日

增修條文位階不得凌駕憲法本文,否則就是獨裁

一、至今憲法沒有明確界定「中華民國」領土。

二、既然沒有明確界定,就必須以「實際統治範圍」來認定。

三、增修條文位階不得凌駕憲法本文,寫《叛國賊馬英九 》一文時我老早考慮到此點。

四、儘管七次修憲,也沒人敢去動「憲法本文第一條」,增修條文卻增刪多次,顯見位階不同。

五、1990年代李登輝為了因應國統會與國統綱領,安撫非主流派,增修條文放入「統一前」與「自由地區」字眼,這類似於當年「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凍結了憲法,而這就是獨裁!

六、任何國家的憲法當然就是國家根本大法,也當然地宣示主權,並非中華民國憲法在臺灣施行有窒礙,而是增修條文「統一前」「自由地區」等字眼抵觸了憲法,而這行為等於上述的「臨時條款」,同樣是獨裁!

七、法官們為何二十年來默不吭聲?馬上任五年多來沒公然斥責他犯了「叛國罪」?而任由他以「增修條文」玩弄整部憲法、踐踏憲法本文!?因為「司法院」法官升遷的封閉體系,法官終身職的保障,太多法官的腦袋仍停留在威權時代。

陽光要照進法院,要廢除法官終身制,法官、檢察官要民選。

八、「獨裁」是直接以國家暴力不講理隨時對付你,等到人民惦惦不敢講話,不敢關心政治,巴結政權歌功頌德,他開始轉換為「道德統治」的面貌,手裡棍棒槍砲仍準備著,這叫「威權」。

九、「威權」不過是替「獨裁」加上了道德外衣,「獨裁」無法持久,「威權」卻因逼迫國人自欺欺人而持久有效統治,他把奴性內化到每個國民人格裡,尤其是處於司法封閉系統裡的法官們。

十、三權分立缺一不可,行政立法司法,但此波馬鍘王的政治動盪,馬諸多叛國言行,卻不見「司法院」表態,值得關注的是,審理王金平案的地院法官可能開始被秋後算帳,這還是司法院親自主導的。

Gail
2013/10/19 上午 09:18

http://dust1571.blogspot.tw/2013/10/blog-post_13.html
叛國賊馬英九

2013年10月19日 星期六

假處分案法官有無被秋後算帳?

9月25日,審理王金平假處分案的臺北地院陪席法官陳靜茹被司法院「法官評鑑委員會」認為「情節嚴重」,移送監察院,舉發她「三年前」某份民事判決書「複製貼上」,若遭彈劾,嚴重的話會被撤職。

普通人一星期寫兩千字以上文章都要嫌累,一份判決書少說也一萬字以上,而以地院法官的承案量,一星期恐怕都不只要寫一份判決書,她能有時間細細審理案情就不錯了。

重點是她有無亂判,有無讓被告原告在「事實證據」裡獲得基本的公平,法院背後代表的是國家強制力,法院判決文有無落實執行更重要,然而,當年中科三期四期政府是怎樣漠視踐踏法院判決文的!一堆御用學者與媒體氣得宣稱「司法不可以凌駕行政」,對比今日馬的獨裁,其來有自。

再者,三年前的判決書當事人有可能三年後才去告發嗎?若三年前就已經告發,何以三年後「這個時機點」司法院才有「大動作」?

當年周占春因為保密文件未粘封被告洩密,而實際上這是檢察官的責任,周後來也被判無罪。如果調查陳靜茹這事是國民黨幹的,這個黨可以說記仇的心太強,而大家都知道馬是個很會記仇的人……

如果「複製貼上」是大部分法官都曾犯過的錯誤,因為地院承案量這個大背景,那麼司法院大舉召開「法官評鑑委員會」,並且移送陳靜茹到監察院去調查,被移送的時間點「巧合地」與王金平假處分案判決出爐僅隔12天,僅僅因一個地院小法官的一份民事判決文文字上錯誤,殺雞用牛刀,那麼這是否是秋後算帳?

Gail
2013/10/17 下午 07:57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oct/17/today-so4.htm
2013-10-17
拚績效 女法官複製他案判決充數

2013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叛國賊馬英九

今年十月十日上午十點半,「總統」馬英九抹上了厚厚的白粉,梳了又黑又油又濃密的髮,堆滿了笑臉進行了一場令人作嘔的演說。

他說什麼呢?他說臺灣經濟不壞啊!在他帶領之下。他說服貿一定要推行,兩岸不是國際關係。

我國憲法第一條:中華民國基於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

若「兩岸不是國際關係」,等於是說,是內政關係,總統府若要辯解,那必須說服人民中華民國的政權與治權不論在實務與理論上都能落實到中國領土,然而現實上這不可能。既然現實上不可能,那麼顯然,馬英九並非自欺,而是欺人,掩耳盜鈴以「內政關係」消滅中華民國。

那些典禮的採排、那些僑胞、那些參與表演者、那些還願意觀看典禮或掛上國旗的民眾、那些當天選擇隱忍而沒去抗議的民眾、那些當天不願隱忍的公民團體,每個人的所作所為,就是為了心中「國家」兩個字!

但馬英九卻在國慶大典上,公然宣告中華民國「非國家」,自我踐踏總統這位置,宣告自己成為特首,懼怕北京垂憐別人,為此,他可以在國家最莊嚴的慶典上脫得連內褲都不剩!

這是繼上個月九一一鍘王後,馬又一齣瘋狂戲碼。

為何檢察官不起訴他?為何法院不審判他?儘管臺聯多次告發他。難道他們認定內亂外患罪或叛國罪因政治性太高而迴避嗎?那憲法第一條又算什麼!

三權分立基於三權制衡原理,三權之所以互相制衡,是為了保障人民的權利。也就是說,三權不可以凌駕於人民!

當這個國家因為總統毀憲亂政,上臺至今一系列的行政獨裁,以行政黑手介入司法,以政黨私法與行政黑手企圖操控立法院,弄得民不聊生,人人義憤填膺之時。整個司法體系,國家保障你們,不告不理以保持司法的獨立超然,然而今天,你們在法律的象牙塔內以法論法,卻心甘情願被權勢者牽著鼻子走,不理會人民濤天的怒號,連憲法第一條也跟著忘記,你們還配當法官嗎!你們還配當檢察官嗎!

以後抗議民眾不要喊「馬英九下臺」,要改喊「叛國賊馬英九」,多喊幾次,看看這些司法人員長期沈睡的良心能否被喚醒!

Gail
2013/10/12 下午 07:21

2013年10月6日 星期日

政治演繹的重要

是非對錯與因果邏輯有必然的關連性,不論是個人的命運或者國家的命運都是如此。

陳水扁是否貪污必須由法院判決、人民判決,在此整個偵察與審判的程序正義很重要,但五年來,程序正義被破壞殆盡,而該有的賞罰已然模糊。中國人在乎貪污嗎?他們更在乎的是「統獨」,拔除陳水扁的行動2006年就已開始。但臺灣人不懂中國人與「中國黨」的思考邏輯,在扁案的程序正義上放棄了堅持。

三一九、連勝文槍擊案真相未明,但若要說它們只是普通刑案誰也不相信,非黑即白,那它們就是政治案件嘍!而最大得益者是馬英九,至少目前看來是這樣。

五都改選違背道義與是非,我曾在2010年8月撰文長述,沒有道義與是非,民進黨輸了五都,是必然的道理。

這是所謂的「政治演繹」,它有其脈絡可循,當它看似不合理時,必然有詐,違逆了應有的歷史潮流,所以陰謀才得以一再地更改歷史脈絡。

王金平在九月初歷經了人生最大的政治風暴,當時儘管大多數國人支持並同情王金平,但也悲觀地認為假處分官司會輸,即便到二審,悲觀的人依然不少。陽光得以照進法院,是歷史的偶然還是必然?是國難當頭的危機時刻法官個人的良心得以發揮!

我相信除王計畫會那麼迅雷不及掩耳、風聲鶴唳,這背後絕非馬英九突然暴走,而是長時間的精密計畫。上屆不分區立委席次的擴張,是馬英九提出來的,當時民進黨為了私利而同意,於是黨意凌駕民意這令人憤怒的現象,這幾年不單單只出現在國民黨內,民進黨甚至臺聯、親民黨都曾發生過。內閣制為人詬病的地方就是贏者全拿,黨主席雖為平民,權力卻比首相還大,日本之前就發生過這危機。但內閣制國家也落實了政黨責任政治,反觀立委席次大幅擴張,既非改成內閣制,又讓政黨得以擴權,在討論國會改選前,修法降低甚至取消不分區才是該做的吧!這問題若不解決,新選出的國會也將弊端叢生。

不論為了什麼理由,王金平上屆接受不分區第一名的「尊榮」就是典型的「請君入甕」,對比九月初馬英九鍘王那猙獰的嘴臉,這兩者所突顯出來的反差而映射出這陰謀者內心的人格與計謀。很多人以為馬英九鍘王是暴走,還拿出他小時候的成績證明他是白癡,但我認為,成績不好也有可能是「反社會人格」,而這更能解釋馬英九從年輕至今一系列的政治作為。

馬英九鍘王失敗是歷史的偶然還是必然?良心無所不在,但在政治上,它又虛無飄渺捉摸不定,法院的判決讓馬陰溝裡翻船,並且因為鍘王手段太明顯的非法而引發出一系列的監聽風暴,但馬英九至今有停手嗎?沒有。國民黨內的政治人物大談「和解」只是假象,為了他們個人的政治利益。

但也因為深陷監聽風暴與黨內反馬聲浪時高時低隱然成軍,加上在野黨在國會不斷地制軸,親民黨立委李桐豪甚至喊出了「沒有閣揆,政院照辦」,在野黨如今是有能力架空行政院長的!各部會預算照過政令照推,但可以把江宜樺當作空氣。

也因為馬英九能打的牌所剩無幾,他尋求奮力一搏,由國師與網路御用寫手、御用媒體喊出了「解散國會」的口號。這背後是有一番新的邏輯與計謀的。

馬英九一以貫之的邏輯就是「錯的不是我,是國會議長與現任國會」,他將服貿無法通過、法案擱置的責任全推到此,儘管數據證明本屆國會通過的法案為歷屆最多,但服貿他非得黑箱通過,否則可能引發他下一輪的政治危機。

基於此邏輯馬英九想解散國會,但如今他沒這能力,受限於憲法框架。他只能被動地等待國會對內閣倒閣給予他解散國會的「權力」。但請各位想想:國民黨立委席次過半,若要倒閣以便能解散國會,國民黨自己來就好了啊!為何他不這樣做?

因為他無法控制國民黨區域立委,尤其是九月鍘王後,若貿然推行,其後座力就是接下來的全代會罷免黨主席恐將成真。他只能被動地期待在野黨去倒閣,這樣,不但他的後座力消除,也因為重新拿到了「解散國會」這珍貴的「權力鑰匙」,黨內反馬的聲浪將破滅,因為現任立委將會被剝奪法定上的權力,只能等待黨主席重新提名,何況是不分區立委!而可以預見的未來就是當他得到了立委提名權後,勢必激起藍綠分化,國民黨內就戰鬥位置,再也沒有人敢反馬,並且團結一致與民進黨搶奪新任立委席次,這是共產黨典型的「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方法。民進黨卻笨到,借馬英九刀子「借刀殺國會」仍沾沾自喜,圖謀「躺著就能當選」的「小利」,而看不到敵方陣營分裂的縫隙已經縫合,民意因為馬貫徹了「錯的不是我,是國會議長與現任國會」而是非已然模糊,有這等的反對黨還需要敵人嗎!!

一旦看不到政治演繹的脈絡與其背後的是非黑白,這樣屢屢因為「小利」而上鉤的愚蠢政黨,長期淪落在野甚至泡沫化都是可以預見的。當年一堆親民黨立委圖謀自己私利回國民黨,導致親民黨無力再起,就是好例子。

馬的邏輯與計謀如上述,民進黨若真的「靠勢」以為國會改選能大幅地贏,那事後必然追悔莫及!因為在局勢大好的時候,民進黨自我繳械,放棄了去追究馬英九的政治責任與法律責任,放棄了能夠彈劾或罷免馬英九的「唯一時機」,甚至更嚴重地,連北檢對於監聽案的偵辦,在馬英九仍掌權而反對黨熱衷於國會改選,缺乏反對黨與媒體監督的情況下,也將敷衍了事。更別說組成國會調查委員會了。

行筆至此,各位認為是非對錯與邏輯因果有無必然關係?政治演繹重不重要?過去民進黨一再地圖謀個人私利而放棄追討執政黨扭曲地方選舉制度背後的陰謀,等到五都選完後才大喊選舉不公,至今自己怎麼輸的都不知道!而目前政治上的是非對錯「錯的是那個獨裁者而非國會與國會議長」這層的邏輯民進黨顯然不想貫徹,那後續結果不問可知。

馬基雅維里在《佛羅倫薩史》的序言裡寫道:「經過了一千年的辛勤勞苦之後,佛羅倫薩竟然變得這麼衰微孱弱,其原因究竟何在」。

經歷了二十年的民主洗禮,臺灣為何迎來獨裁?


Gail
2013/10/5 下午 12:56

2013年10月2日 星期三

道德法西斯

黑道、檢調體系、媒體,都掌握在馬英九手上,雖然一大堆人希望他卸任後進監牢,但這可能嗎?

三一九、連勝文槍擊案,最大受益者是馬英九,但證據呢?已經不可能事後查證了。

劉政鴻在苗栗幹了多少貪贓枉法的事,但苗栗檢察官的態度呢?恐怕事後追查也寥寥無幾了。

當年拉法葉弊案黃世銘主導不起訴,而讓臺灣喪失賠償的機會,尹清楓命案的真相與兇手從此石沈大海。

扁案儘管一二審無罪,也全打到最高法院推翻一二審判決,以二十年重罪定讞。原因無他,因為檢調體系是國民黨開的。

林益世貪污案背後那堆中鋼狗屁倒灶的事,也因為特偵組的突然介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特偵組第一時間趕緊去「湮滅」陳啟祥錄音帶就是證據。

儘管法院還能有些許的獨立自主,因為最親近人民與土地,但也因下有檢調壓迫,上有最高法院得以深入黑手,在夾縫中,秉持良心辦案的法官更顯得可貴!

今日大家都在懷疑特偵組監聽立法院一事,北檢介入偵辦是玩假的,無怪乎他人會這樣懷疑,因為檢察一體,檢查總長黃世銘不去職,下面的辦不下去。更別說昨日新任法務部長羅瑩雪一句「打電話不等於關說」這種白癡到極點,最愚蠢的辯護律師嘴臉。(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背後的道理是--不在其位卻謀其政就等於犯法了。這「官」與「法」之間的道理法務部長竟然不懂,那她當法務部長的目的不言可喻,馬英九介入司法的惡例又一樁。)

但問題不在黃世銘更不在羅瑩雪,這五年來,臺灣人胸口之悶、民怨之深,又豈是經濟凋零破敗,而是國家三權分立的司法一腳,耍特權、耍惡霸、包庇權貴、整肅異己到了令人無法忍受的地步!

問題在於那個「黨國之子」「特務頭子」馬英九身上!以及他背後所代表的共犯集團。

自從馬英九上臺後,以司法整肅異己由暗處走向公然,陳水扁的貪污案先是媒體炒作、檢調箝制,而後卸任不到半天立即被限制出境,並且在連一審都沒有的情況下連續被關押至今,而後才不斷地堆積以罪名。

馬英九一番話正可以透露了他介入扁案有多深:當國務機要費更一審無罪,最高法院撤銷更一審發回判決;而龍潭案因為辜仲諒作偽證,依據毒果樹理論,輿論要求重審;陳水扁重病,卻被移監臺中監獄,輿論沸騰時。馬說:「陳水扁共涉10個司法案件,其中6案已經定讞,1案還在偵查中、尚未起訴,如果自己特赦讓扁離開監獄……」(2013年4月21日新頭殼),意思就是俄羅斯輪盤,十個案子裡一定有一個有罪。

馬英九的心態就是「有罪推定」「入人於罪」,就是特務手法。陳水扁只是第一個被關押的,後續一堆民進黨政務官被濫權起訴,而後查無實證。但媒體對於他們無罪的報導篇幅卻連報紙屁股都沒有。

洪仲丘案,一個下士之死能夠刺激25萬人上街,那不單單是對軍法的厭惡,而是對這個國家司法黑手如此骯髒惡劣的控訴!

柯建銘可視做最大受害者,全民電通案,一審罰錢18萬,柯自己上訴,二審維持原判罰錢18萬,柯自己上訴,更一審無罪。

然而這樣一個已經判決無罪或者說微罪的案子,只因檢察官不再上訴,馬英九黃世銘這兩個特務以此指控柯建銘關說檢察官,並且指控替柯建銘打抱不平的王金平也有關說。

更別說與此無關的陳榮和貪污案、已經被假釋的吳建保假球案,人都被假釋了才去監聽柯建銘,黃世銘在立法院辯駁時還以此懷疑說柯有去「關說假釋」,荒唐!

這不是「道德法西斯」是什麼!?入人於罪的手法那樣拙劣,權力真是可怕啊!

九月初馬英九一再地親自召開記者會,在國人面前指控國會議長關說,卻沒任何原始錄音檔做為證據力支撐,更無任何法條能夠將王定罪,只是愚蠢地凸顯了自己濫權擴權到了明目張膽以總統之尊拿著非法監聽的資料一再地在電視鏡頭前搖晃,而後連黨規都不顧連表決都沒有,直接以黨主席的意志開除王金平黨籍,妄想以黨主席的政黨勢力凌駕國法,當六個女法官一再揭諸憲法的尊嚴時,這隻不要臉的豬還自以為自己成功地將黑手深入高等法院(高院拒絕公開分案,高院拒絕兩位法官的迴避請求,可視做國民黨黑手的證據),失敗後發動他的媒體攻擊法官,而無視於法官「自請迴避」與親上媒體的暗示與「和解」的忠告(法官都一再暗示「自由心證」已成了)。

這等的傲慢又豈是一朝一夕養成的!這樣的檢調體系,該廢除的,難道只有特偵組嗎!苗栗檢察官對於劉政鴻諸多弊案的包庇、五條人命的漠視,任由真相被掩蓋吞沒,而苦主家屬繼續受到生命威脅。不是連苗栗地檢署都該廢除吧?滑天下之大稽!但那些「黑白不分」的檢察官們不該立即撤職查辦嗎!

9月11日,馬英九獨裁者的嘴臉徹底顯現,上午八點親自召開記者會施壓考紀會還不夠,親自坐在考紀會門外盯場。之後中選會主委張博雅、內政部長李鴻源、行政院長江宜樺,這三人罔顧黨規不可凌駕國法,更何況開除王金平的黨規站不住腳(破壞黨譽與其說是空氣判決,無寧說莫須有);更罔顧立法院長並非總統提名或任命而是立法委員選出,這國會自主的憲政架構,說出了「王金平不適任立法院長」這番話。以政務官的身份替政黨服務,甘作政黨打手,破壞憲政秩序!

這三人可以不被查辦嗎!?

9月12日馬英九笑得可開懷了,因為勝券在握,他絕沒有想到13日星期五一審翻盤。國民黨為何如此傲慢?因為他們從來不給檢調、當然也不給法院獨立空間,因為他們太過自信法院是他們開的。

所以9月30日星期一,王金平假處分二審再度勝訴後,儘管昨日(10月01日)蘋果頭版頭條標題「馬一敗塗地」,網民挖苦馬英九「輸到脫褲」,國民黨硬要照幹!因為他們那戒嚴時期的腦袋與這幾年苦心造詣的「經營」讓他們無法相信法院會「背叛」他們。

王金平尚且是國民黨黨員啊!連國民黨大官都這樣被馬英九清算,可想而知這幾年反對黨的遭遇了。

那人民的遭遇呢?大埔案、洪仲丘案、抗議者動輒被警察拍照、威脅!昨天(10月01日)立法院場外,學生抗議無法進入服貿公聽會,政府竟然動用「霹靂小組」!除了監聽,電子郵件被入侵、臉書與其他社群帳號被偷窺,很悲哀地講,那是家常便飯。

有權有勢者得以隨意對無權無勢者監聽、侵入其網路、偷窺,這只是第一步。若局勢再惡化,跟監、恐嚇等手段是第二步,在臺灣,跟土地權益相關的自救會與環保人士多少有這經驗。再惡化下去呢?黑白共治,動輒掄拳頭,是現在式還是未來式,大家心知肚明,這是第三步。

這是民主國家嗎?這是叢林時代,弱肉強食、茹毛飲血。

獨裁者一旦真面目暴露了,計謀失敗了,他不可能跟你和解,那只是國民黨內那些長期吸吮黨的奶水的政治人物圖謀保全自己利益而喊出的,獨裁者只有更極端而已,君不見他的朋友與他在網路上的御用寫手,或者溫和或者氣急敗壞地高喊「解散國會!解散國會!解散國會!」?他是真想--再度破壞憲政,以總統的權力宣佈解散國會,憑藉著黨的提名權還握在他手中的時候(他連黨的全代會都敢延期,僅憑一人意志),而選舉會不會被操控?你說呢!

所以,關鍵點真的不在廢除特偵組,也不在於倒閣。陽光要照進檢調體系、照進法院,檢察一體要廢除,檢察官回歸三權分立的司法體系而非行政體系。法官檢察官要民選,廢除終身制。

當今的憲政危機固然是獨裁者搞出來的,但也正凸顯了憲法的缺失,修憲是必要的。所以,關鍵只有一個,以彈劾或罷免的手段拉下這個獨夫。

Gail
2013/10/2 上午 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