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9日 星期四

「無罪推定」與「法律位階」

民主法治國家有兩個原則絕不可違背,「無罪推定」與「法律位階」。

任何人在被判有罪之前必須假設他無罪,柯建銘背信案一審無罪,但馬英九卻以非法監聽的「證據?」,言之鑿鑿控告柯王有關說。

先不講監聽柯建銘三年的程序非法,在「一審無罪」之下,特偵組卻仍然以「有罪推定」對反對黨黨鞭做長達三年的監聽,以此推論,全國的政治人物大概都被監聽了。

事件一開始馬英九還玩弄了催眠暗示手法,為何這麼說?

人心往往對於神秘的東西好奇,當人們因為好奇心探頭去看箱子裡的東西時,很容易相信箱子裡的東西是真,因為「窺視」的心理。

馬英九自己開記者會揭露他非法監聽反對黨黨鞭,這罪名可重大了!但他不惜承受這罵名甚至卸任後被追討,為什麼?

當國人痛恨並痛罵這非法監聽的行為時,很容易的,承認了特偵組對柯建銘的「監聽之實」,儘管,特偵組只拿出紙本,事發至今十多天沒有原始錄音檔,但在「監聽之實」的催眠暗示下,人心很容易就接受了王柯有「關說之實」。

這就是馬英九黃世銘這類特務頭子「有罪推定」的作法。

再來說「法律位階」,憲法-法律-命令,任何公民課本都這樣教。作為「人民團體」,其黨規的位階不能超過法律,甚至因此破壞三權分立與國會自主!同理,國會自訂的「立法委員行為法」其位階就可以超越法律嗎?

柯建銘一審無罪,其背信案無罪是受到普通法院背書的,若此時因為馬英九這莫須有的指控而國會自律委員會調查之,不論調查的是背信案或關說案,都是挑戰普通法院,挑戰「法律」這位階!立法委員行為法與黨規一樣,都是「內法」。

「司法程序」與「政治效應」之間的比例原則很重要,馬英九無限放大政治效應,卻無限縮小司法程序正義,阿貓阿狗的罪名都能拿來拼湊。

蘇貞昌面對林濁水的質疑,一開始就強調「背信案一審無罪」,蘇主席怎麼昨是今非呢?在「政治效應」之下,柯自請自律委員會調查,若非政治表演,就是民進黨父子騎驢。

更何況這裡頭還有個催眠暗示的欺騙手法。

Gail
2013/9/19 下午 02:15

「司法程序」與「政治效應」之間的比例原則

9月17日彭明輝在《失靈的國家機器》一文裡說:「民進黨忙著追殺馬英九,故意忘了柯建銘才是整個事件的男主角和問題的源頭呢!從這角度看,真的是沒天理!」

又說:「媒體的社會功能蕩然無存……再複雜的事件都可以一窩蜂地從單一角度去報導、評論。」

這文有根本上的錯誤,我以「比例原則」簡述:

一、民主國家之所以採無罪推定,儘管法案曠日廢時。「無罪推定」這條從羅馬法而來的基本法律精神之所以至高無上,不能因為任何人任何事任何時間地點而更改,這是民主國家與法西斯根本上的差別。

無罪推定深入法治國家每個公民心中,因為這符合比例原則--當嫌疑人與物證在天平上正好等同時,才能判決他有罪。這是第一層的比例原則。

二、落實到實務法律面,有事實判與法律判,必須完整走過調查、起訴、認定事實有罪無罪,才得以尋找法條為其定罪。這是第二層的比例原則。

三、曠日廢時是難免的,當一個政治人物沒被定罪前,不能因此產生相應的「政治效應」。就算定罪,其罪名與所產生的政治效應是否符合,由選民決定。若因為輿論辦案事先產生政治效應甚至影響判決,這就是冤案!因為不遵守這第三層的「比例原則」。

9月8日星期日下午四點,所有電視臺收視率最冷門的時段,馬英九以總統的身份,在總統府突然開了記者會,定調「這不是關說,什麼才是關說!」

一、是不是關說必須由法院認定!總統有這權限嗎?

二、定調關說之後接著又連開了好幾場記者會,缺席審判,直到王金平星期二晚上回國,請求星期三到考紀會申訴。是誰違法呢?

三、星期三一大早,總統開記者會公然要求考紀會撤銷黨籍,即使是國民黨黨規,一審停權二審撤銷或開除黨籍。馬英九憑什麼施壓考紀會!而中午結論為共識決,也就是沒有投票過程,主席一人說了算。隨即迅速送至中選會,而身為行政機關的行政院、內政部、中選會竟然都跳出來發言,針對三權分立與國會自治不可侵犯的國會議長的位置與黨權!若這不是獨裁什麼是獨裁!

馬英九口口聲聲「維護司法尊嚴」但行為卻是徹底踐踏司法與立法權!他的「比例原則」怎樣呢?當他無限放大「關說」卻缺乏法院背書,而立即的行為就是他以未審先判的罪名拔除國會議長位置,只要能拔掉國會議長,我相信阿貓阿狗的罪名他都能拿來拼湊。

臺灣人不是不討厭關說,而在於整個「司法程序」與有罪無罪的「政治效應」之間,看到了馬英九無限放大「政治效應」而無限縮小司法程序正義!並且粗暴地顛倒了「政治效應」與「司法程序」應有的時間順序,為了遂行他的獨裁!所以整個爆發整個反彈。

彭文第一二段竟然還質疑無罪推定曠日廢時,結果是「沒了天理」,呵呵……

Gail
2013/9/18 下午 06:02

http://mhperng.blogspot.tw/2013/09/blog-post_17.html
2013年9月17日星期二
失靈的國家機器

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

公民運動不要政治?發動彈劾是愚蠢的?別幼稚了!

民進黨沒有大器,往往遇到關鍵時期,最先考量的不是最樸素最原始的自由意志與是非,卻是算計自己的權位,以致於綁手綁腳,長年下來,失去了社會運動的能量,失去了街頭運動的能量,他們也不在乎,只在乎做一個與本土國民黨政客一樣的政客。

本部落格政治文章昨天我全刪了,但有一句話我不得不提:

「敢一再地在電視上露出猙獰面目與犯罪言行,不再姑息,非得讓這獨裁者下臺不可!」

葛樹人的說法是幼稚的,公民運動排除政治人物參與,每個公民運動發起人都會這麼說,但連要罷免的對象是「總統」這種十足的政治運動都要高倡「排除政治人物與政黨」,只會顯得意欲凸顯中立清高而無所作為,只顧自己的羽毛那般的虛偽!

近日呂秀蓮一番話語打動我心:「前幾次的公民運動都很奇怪,好像政治人物就不是公民,都拒絕參與,這很奇怪……」

朱學恆前日講的一番話很有道理:公民運動排除政治人物參與,但沒有政治人物參與,哪來的專業領導?哪能把人民所期盼的送進政治決策圈?我們的民主走到了死胡同。

若說政治人物富於算計,有心機,那這樣的公民是幼稚的,公民運動要不失敗,要不繼續在原地打轉,直到自己的能量消耗完。

政治難免算計,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成熟的公民要學著去析辨政治人物背後的企圖真心,就是因為不成熟的民主素養與過度粉飾的包裝,所以才有馬迷,才讓那種獨裁者上臺不是嗎!

一方面說討厭馬英九,一方面卻無所作為,當三權分立因為獨裁者赤裸裸的介入而面臨崩壞的危機時刻,這些人卻仍氣淡神閒,僅僅溫和的「呼籲」,這樣的人可視作獨裁者的幫兇!

蘇貞昌要在國會發動彈劾馬英九,一堆自家的黨員與支持者痛罵,我不知道他們在罵什麼。歸諸他們的理由,不外乎兩點:一、時間不對,二、人數不足。

先說「時間不對」好了,若現在不發動彈劾,哪個時間點是最佳彈劾時機?等國民黨抗告成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扶正洪秀柱動用警察權的時候嗎!?到時候不論國會不論社會上老早腥風血雨,固然民憤會再度被激起,所謂的「社會能量」,但絕不要忘了黨國宣傳機器與馬的死忠支持者近日一再找隙縫為獨裁者開脫,扭曲民主法治理論的種種惡劣言行。這會是彈劾最佳時間點!?

再說「人數不足」好了,所有運動成功或失敗的關鍵點,在於「決心」,一開始發起運動時,絕非因人數多寡而是發起人的決心,二十年前反核的人有多少甚至十年前反核的人有多少?不可同日而語不是嗎!堅持理念的人用盡一切辦法說服冷漠甚至反對他的人,外圍的人之所以改變立場加入陣營,看的就是他的「決心」。

這裡還有個「政治想像」的問題,前面說民進黨缺乏大器,其實,有大器的政治人物,對於未來國家規劃的想像很重要,為了自己心中的願景努力不懈。

讓國民黨立委們自己去想像好了!經歷這次六日的馬氏獨裁,若立法院無所作為,王金平被架空,一切法案無法推動,這些立委將受到怎樣的社會上的責難?

又讓他們自己去想像好了!若彈劾時他們因畏懼怕馬英九,而沒站在民進黨這邊,導致彈劾失敗,馬英九會因為這樣放過他們嗎!?那個眼裡只有自己,絲毫不在乎犧牲別人的人。

就算他們免於被清算,明年2014立委選舉,他們黨產資源照領,還得忍氣吞聲甚至違背自己心意去諂媚馬英九才能得到黨提名,選民都看在眼裡!不論他們上電視反馬反得多正義凜然,讓馬英九繼續當黨主席,身為黨員的他們等於是共犯!

所以,倡言「人數不足」而奚落蘇貞昌的綠民與民進黨黨員,其心態就是「怯戰」,在立院極有可能空轉,因為三權分立被破壞、院長權力遭架空而無所事事之時,這不是發起彈劾的時間點何時才是最佳時間點!?若現在無法說服拉攏國民黨立委何時才能拉攏說服國民黨立委!?

人民患了幼稚病,不少政客也患了幼稚病,所以民主走到了死胡同,因為從戒嚴時期至今,戴在所有臺灣人民頭上的緊箍咒從未拿下來過,所以黨國媒體與他們的支持者得以一再地非常廉價地玩弄藍綠分化!正因為緊箍咒套在他們頭上,所以一大群幼稚中產階級公民老是說「我們不要政治」!

生活何處沒有政治?當妳跟政府機關打交道時,當妳因為政治上的政策權益受損時。每個人心中都有政治,各行各業,卻怯懦地不敢站出來,據以力爭。

12歲時有一次我和國小同學去頂呱呱,我說了一句批評政府的話,我那位同學馬上臉色大變阻止我說下去,說:「可能有人在監聽。」,那已經是1980年代,我也不過是一個愚蠢天真即將上國一的學生而已。

黨國宣傳機器從未消失,它一再地轉變面貌隱藏其真面目,釋放出各種各式各樣扭曲民主法治的觀念,包括這次六日的馬氏獨裁。政治偵防也從未消失,對於政治稍稍熟悉的人都知道這事。

公民運動不要政治?發動彈劾是愚蠢的?別幼稚了!

Gail
2013/9/16 上午 08:07

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liveNews/news.php?no=869250&Slots=Live
自由電子報 > 即時新聞總覽 > 政治
2013年9月14日‧星期六
推罷免馬英九 呂:對馬表達最大憤怒 【10:19】

2013年9月5日 星期四

生命的興致

將近二十年前,風潮發行另類音樂,曾出了一卷王洛賓專輯,是合唱曲,但歌曲解說做得非常詳細,後來羅大佑也做了一卷維吾爾情歌。

很喜愛這張卡帶,幾年後,王洛賓到臺灣來巡迴表演,中部場次是員林的某高中,時間是非週六日的晚上七點到九點半,不需門票。

因為那卷卡帶,真心喜愛王洛賓的創作,於是坐電聯車去員林聽演唱。

員林街道店家就是一般臺灣鄉下城鎮的那種昏黃燈光與傳統店面,但越走越偏僻,那所高中問了很多路人才問出來,路越走越暗越走越狹小,還有黑狗,心裡懼怕,也懷疑鼎鼎大名的王洛賓真的在這種場地演唱嗎?

終於見到高中校門口,也有大型立牌引導進入大禮堂,禮堂內擠滿了人,大部分是當地的婆婆媽媽,吱吱咂咂地討論著要演出的人,想說她們懂得欣賞王洛賓嗎?外地人也有,但不多,安靜地坐在一起。

表演開始了,很是熱鬧,臺上臺下笑鬧成一片,很親切。歌曲一首首推出,到了最後壓軸曲--王洛賓老先生,八十幾歲,在當地一群婆媽舞團簇擁下,像老萊子,穿著鮮豔、俗又有力的採茶裝和斗笠,興奮地跳出場,來了一段團體舞、來了一段採茶謠,肢體僵硬卻很有趣,臺下掌聲如雷。

然後老先生親唱他的成名曲《在那遙遠的地方》,那首歌需要拉高音,老人唱歌,唱得很賣力,聲音撕破了似,但卻興致很高,唱完一曲又一曲,最後結束的時間超過十點半。

十一點多我才到達員林火車站月臺,那晚天氣悶熱,月臺上人仍很多,可見得都是來看表演的,但遠處星辰已寧靜了下來。

王洛賓專輯最讓我感動的一首歌是《高高的白楊》,一位從事政治運動的年輕人在結婚當天被中共抓走,被關了二十年,他的新婚妻子等不到他,出獄後妻子已化作一塚墳墓。

王洛賓在文革時期也受到迫害,坐了十五年牢。這樣一位享譽國際的音樂大師,八十幾歲了,願意來到這個窮鄉僻壤的小鄉鎮的高中禮堂,快樂地又唱又跳,完全放下身段,和當地人融入其中。

這就是生命的意義,生命的興致,最有意思的地方。

Gail
2013/9/5 上午 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