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5日 星期四

我的利百代筆擦

我的利百代筆擦

上星期買了一枝筆擦,因為畫得很細,筆擦有其必要。

最細的是蜻蜓牌,直徑只有2.3公釐,很好用,但很貴,一支筆擦一百一十元(沒看過擦子可以賣得這麼貴的吧!這還是比較各書店後的「便宜」價格。),裡頭擦子很少,長度才五公分,筆套十二公分,很快用完。也曾買過蜻蜓牌直徑七公釐的筆擦,長度五公分,筆頭設計得很不好,後來丟掉,也是貴,一支六七十元,補充擦子兩支八十元。

擦子不是用白金牌、飛龍牌就是蜻蜓,反正絕不用國貨。這兩年擦子吹起環保風,有很多號稱不含PVC的擦子,通常外表是黑色,剛開使用有些不習慣。

上星期跑了一間算是便宜的文具店,買了「第二塊」瘦長型擦子Flomo臺灣製,因為第一塊很好用。偶然看到「利百代」出了筆擦,比先前買的直徑七公釐的還細,直徑五公釐,長度也很划算,擦子本身九公分筆套十二公分,筆套加上擦子只賣15元,想說--賭賭看。

先前買的七公釐直徑的無牌的筆擦雖然是臺灣製,但材質是PVC,因為筆套的外型好看才買的,卻很難擦,在紙上留下黑黑擦不掉的痕跡。

我啊,自從小學以後就不再用利百代,印象中它的原子筆常斷水,水彩也常皸裂,所以雖然那款擦子符合我需求,才15元,補充擦子兩條也才賣11元,但還是逛了第二次才決定試試看。

人真的不能拘泥於過去成見,「利百代」這款筆擦,好擦到令我感動!不論它的硬度或擦拭範圍、對紙質的溫柔程度……

其實我該自我反省,二三十年前,難道蜻蜓牌或白金牌就很好擦?當時的工藝技術日本與臺灣有差那麼多!?為何從小到大養成了愛用洋貨,以為用外國進口的文具才是內行的畫家那種虛榮?這當中隱藏的民族自卑心態,與廠商們的「品牌傲慢」,讓那些漫畫家專用的文具賣得很貴卻毫無市場機制去抵制!!

舉例來說,沾水筆中的圓筆只有AP一家公司代理,短短三年,從兩支70元漲價到如今兩支90元,然而圓筆非常容易生鏽,若畫完沒洗,一個晚上就整個生鏽無法使用;只用清水洗完擦乾也會生鏽,也只需一晚;就算改採防水性墨水也照樣生鏽(防水性與水性墨水我都用過)。每晚畫完,我都得清洗筆頭,擦乾,然後融化白蠟燭讓圓筆沾上,隔天要使用時又得用打火機融化筆頭的白蠟燭,即使如此,圓筆最多壽命不超過三星期,因為非常容易鈍化。

日圓狂貶,但不只圓筆筆尖,連常用的SAM漫畫原稿也從一包40張280元漲價到300元,國內雖有生產,但紙質差距太大。

這就是壟斷。

蜻蜓牌的七公釐直徑五公分長度的短筆擦的補充擦子兩小條竟然可以賣到八十元,2.3公釐直徑五公分長度的補充擦子兩小條以前接近百元,現在降價到五十元左右。為何他們敢賣得那麼貴!?

做一般辦公室文具不稀奇,但要做專業的畫家用的文具那需要技術。臺灣沒那技術嗎!?在擦子上,至少Flomo和利百代讓我看到了突破。

隱約看到的,是民族自尊心。

透寫臺臺灣製的主流仍是傳統白熾燈管,九百元。而之前日本有陰極射線的透寫臺,上萬;如今則進口了LED透寫臺,價格六千七,雖然臺灣有人在做,但價格同樣四千三。

在一個箱子裡裝設LED不是很難的技術,但會這技術的人卻漫天開價,因為缺乏市場機制。

Gail
2013/7/25 下午 07:37